画眉

典心

首页 >> 画眉 >> 画眉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盛宠之嫡女医妃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锦绣嫡女 掌家小农女 盛世谋臣 四爷的心尖宠妃 兰香缘 重生之毒妃 嫡谋 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
画眉 典心 - 画眉全文阅读 - 画眉txt下载 - 画眉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十二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墙角的莺儿,虽然嘴里塞着布,却仍努力的试图发出声音。

眼睁睁看着夫人被掳走,她吓坏了,担忧的在地上又滚又爬。她使劲的挪动身子,砰的一声跌在地上,也顾不得疼,就像条毛毛虫似的,奋力往门口蠕动。

好不容易,花了一番功夫,一身是汗的莺儿,终于来到门前。

她先利用门槛,弄掉了嘴里的布,接着才放声大喊。

“救人啊!救命啊!快点来人啊!”她一边哭着,一边用尽力气,声嘶力竭的大叫,只希望左邻右舍能听见。

只是,她才刚喊了两句,就听得砰的一声,大门猛地被人推开,三个身穿黑衣的男人,闻声闯了进来。

啊,这邻居来得好快!

但是……但是……好奇怪,她好像从没见过他们啊!

不过,陌生归陌生,一瞧见有人,莺儿就心头一松,眼泪更是滴滴答答,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求求你们,我家夫人、我家夫人……她、她被……”黑衣人蹲下来,抽出刀子,割断了绳索。

“拜托,夫人她……”

“夫人怎么了?”黑衣人的口气,比她还要焦急。

“呜呜呜,夫人她……夫人她被坏蛋绑走了。”莺儿抽噎着。“我亲眼看到,那个坏人抓着夫人,从后门走的。”三个黑衣人全都变了脸色,无声的交换了个眼色,就算不需言语,也知道各自该做些什么。

其中一个,留了下来,详细追问吓坏的小丫鬟。

另一个人赶回风家,抢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夏侯寅报告。

剩下的那个,则是出了后门,一路追踪下去,沿着青石街上最新、最鲜明的一道车辙,追到了东门口。

消息传回风家,尚未入睡的夏侯寅,匆匆走了出来。只听完属下报告,画眉被不明人士掳走,他就脸色惨白,吓得肝胆俱裂。

“放出消息,让所有人都出去追查!”

他压抑着恐惧,以及几近蚀骨的担忧,厉声质问道:“有谁瞧见,她是怎么被掳走的?”从画眉住处赶回来的人,急忙上前,说出好不容易问到的宝贵线索。

“夫人的丫鬟说,那人拿她威胁夫人,再用刀强押着夫人,从后门出去了。两人离开时,她听见了马车的声音。”“那条路上呢?”

“已经有人去追了。”

夏侯寅收握指掌,就连先前被押入牢狱,与贾欣之间难分胜败时,他也不曾这么慌乱过。

画眉是他的心、他的命。他不能忍受,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那个丫鬟还说了什么?”

“她说,那个人蒙着脸,看不清样貌,还称夫人为夏侯夫人。”他心头一寒。

如此说来,掳劫画眉的人,其实知道她真正的身分?

到底会是什么人,不但晓得她的身分?还会特地来到赤阳城,出手掳走了她?

夏侯寅咬紧牙根,强迫自己定下心神。

他现在不能慌乱,必须保持冷静。唯有这样,他才有机会,赶在那个蒙面人伤害画眉前,尽快找到她,把她救出来。

屋檐上传来轻响,一个黑衣人施展轻功,落在庭院中,匆匆奔了进来。

“风爷,有人打昏了东城门的守卫,开了城门,驾车出城去了!”这消息十万火急,他不敢耽搁,急着赶回来通报。

“好!”夏侯寅心念急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决定。“去把猎犬牵出来,拿她的衣裳,给猎犬闻闻,所有人分头去找,找到的就发火信通知!”“是!”

黑衣人们尽速奔了出去,却还是追不上心急如焚、放出猎犬后就疾步追出东城门外的夏侯寅。

他在官道上奔驰,不肯浪费半点时间,心中不断祈求着。

不要!

不要!

不要!

他什么都愿意做。

老天爷啊,就是别让她出事!

月光淡薄,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疾驰着。

马车颠簸,让画眉头晕目眩,驾车者粗鲁的鞭打马匹,让马疯狂的跑着,马车几次重重的起落,都震得她五内发疼,差点要呕了出来。

“你究竟想带我去哪里?”她忍着不安以及厌恶,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认得他。

那张尖嘴猴腮、目小如豆的脸,以及嘴角的狞笑,邪恶得让她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月光之下,贾易回过头来,冷笑了几声。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妳找了风家当靠山。留在那地方,有风家的人随时会来煞风景,老子不能尽情享受。”他打量着画眉,忍不住舔了舔唇,当下扯紧了缰绳。

马匹人立嘶鸣,四蹄终于落地时,细瘦的四肢都累得发抖。

“这里离赤阳城也够远了,既然妳等不及,咱们现在就来吧!”他伸出乎,眼里的光芒,淫邪得让人作呕,那只不知做过多少恶事的手,就要摸上画眉的肚子。

毛骨悚然的画眉,用力挥开那只手。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她瞪着贾易,双手抱着腹部,极力想保护肚子里的孩子。

这一挥,却让贾易恼羞成怒。

那张邪恶的脸,转瞬之间,就化为疯狂的愤怒。

“妈的!”他粗声咒骂着,扬起了手,重重的打了画眉一掌,打得她翻落马车,娇柔的身子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极的呻吟。

“妳这臭婆娘,不要以为又找到了靠山,我就不敢动妳。”他走了过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咒骂着,恶狠狠的踢了她一脚。

那一脚不偏不倚,就踢在画眉的肚子上。她闷哼一声,痛得脸色惨白,只能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身子因为剧痛,不断颤抖着。

贾易睨着她,嘿嘿冷笑了几声。

“老子要的女人,从来没有人敢挡。妳这贱人,却敢坏了我的事。那时,夏侯家垮了,妳却走得不见踪影,我就在心里发誓,不论花多少功夫,都要逮到妳,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伸出手,抓起软弱无力的画眉,逼靠到她面前。

“我倒是没料到,妳竟然怀孕了。妳是姘上哪个野男人?还是说,妳肚子里的就是风家那个老怪胎的种?”纵然在剧痛之中,身陷险境的画眉,听见贾易那不堪的羞辱,却还是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贾易只查出,她为风家工作,却还不知道,风家的主人其实就是那个被贾家赶尽杀绝,还能从鬼门关前回来的夏侯寅!

一阵剧痛袭来,教她痛得呻吟。

眼看那男人靠近,虽明知逃不过,她还是忍着痛往后爬退。

贾易却上前抓住她的头发,用力的扯着,对着她露出鄙夷的笑。

“妳倒是厉害啊,才刚到这里,立刻就搭上了个男人,还怀了野种。”他哼笑着,朝她的肚子睨了一眼。“妳跟了夏侯寅八年,他要是地下有知,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扯了回来,重重把她摔在地上。

这一次,画眉连呻吟声都发不出来。她咬紧牙关,冷汗直流,肚子一阵一阵的疼着,她甚至能感觉到,腿间漫开的濡湿。

贾易抽出刀子,那锐利的刀刃,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青色的光芒,让人心口发寒。

“看在我跟夏侯寅还有些交情,不如,我就先替他清理门户,把妳肚子里的野种挖出来,咱们再来好好享受。”他森冷的笑着,用刀尖抵住画眉的下巴,看着刀尖划破雪肤,滴下鲜红的血。

鲜血让他不由自主的笑了,甚至想到许多回忆。

“啧啧啧,我真怕夏侯寅会死不瞑目。”他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愉快而享受的问:“妳知道,我是怎么『款待』他的吗?”“我叔叔交代,无论死活,都得从夏侯寅嘴里,问出妳的下落。”他冷笑着。“我问了他十次,每问一次,就夹断他一根指骨,他却宁可死,也不肯说出妳的下落。”画眉咬着唇瓣,全身战栗着,同时被下腹的剧痛,以及贾易所描述的景况折磨着。

“等到他指骨全断后,我挖出他一只眼睛,再用鞭子打烂他那张脸。”他笑得无比得意,像在重复着一件最光荣的事。“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天每天都换了新花样,用鞭子打、用火烙,啊,对了,我还用铁棒,一根一根的打断他的骨头。”说到这里,贾易竟露出惋惜的表情。

“可惜啊,他只撑了十多天就死了。他要是能多活两天,我打算剥了他的皮,再用刀子切下他的命根子。”他微笑着,用刀面拍拍画眉的脸,刀刃上的血,染红了她的颊。“唉,夏侯寅一定不晓得,他用命护着的女人,才转过身,就找上别的男人,还怀了身孕。”他半蹲到她面前,举起刀子,缓缓的、慢慢的、逐吋逐吋的划开她的衣裳,刀刃落在白皙的肚皮上。

“夏侯夫人,您就算怀着野种,还是这么的美啊!”冰冷的刀尖,在她的腹上,轻轻的游定着。他狰狞的笑着。“看来,妳也是个少不得男人的骚货。现在呢,我就把妳的肚子掏干净了,然后咱们再来痛快几回吧!”他发出尖锐的笑声,握住画眉的手,再举起了刀,看准了她的腹部,狠狠的戳刺下去——就在刀尖即将刺入画眉的那瞬间,一支锋利的飞刀,从黑暗中袭来,劲道极强,只听见当的一声,贾易手里的刀,就断成两截,像破铜烂铁般,叮叮当当的掉落。

他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听到黑暗之中传来如兽咆、如鬼嚎,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哑吼声。

“贾易——”

那声音,听得他全身发冷。

“谁?是谁?”他连忙起身,才刚回头,就看见那恶鬼般的男人,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夏侯寅!

这三个字刚闪过脑海,那恶鬼已经来到眼前,速度快得诡异。接着,他只觉得胸口一痛,整个人就被踢倒,狼狈的滚倒到一旁。

不!怎么可能?

这念头才闪过,下一瞬间,恶鬼的双手,已经掐住他的脖子。

“贾易,你竟敢伤她!”

他瞪大了眼,满脸不敢置信,不断惊叫挣扎着。

“不、不可能!你死了!我亲眼看见,他们把你埋了。”他竭力挣扎,却还是摆脱不了,紧扣在喉问的指掌。那双骨节扭曲的手,在他的颈间,愈陷愈深、愈陷愈深。

鬼!

是鬼!

无法呼吸的贾易,又惊又怕的想着。

那张可怕的脸,就近在眼前,明明就是那个,早该在土里腐烂了的夏侯寅。他绝对不会认错,那张脸上的每条鞭痕,都是他打上去的,就连那颗眼珠,也是他亲手挖出来的……是恶鬼来索命了!

贾易的脑子里,最后只闪过这个念头。接着,就听到喀的一声,他的喉骨被捏碎,整个人抽搐了几下,脑袋一偏,再也不动了。

死去的时候,他的表情扭曲,充满了难丛言喻的惊恐。

丢下贾易的尸体后,夏侯寅站起身来。一声痛极的呻吟,传进他的耳中,他匆匆转过身来,那股锐利得足以伤人的杀气,在望见她的时候,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画眉!”

她蜷缩在冰冷的泥地上,脸色苍白,紧抱着肚子,发出低低的呻吟,腿间的濡湿已转为黏腻。

“我……我……”她睁开眼睛,虚弱的喘息着。“我要生了……”胎儿即将足月,但是马车的奔驰、贾易对她的暴行,都已让她动了胎气,这孩子要提早出世了。

夏侯寅的脸色,霎时之间,也变得跟她一样苍白。

“我带妳回城里去。”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抱住她,仿佛捧在手中的,是他今生最爱的珍宝。

画眉虚弱的摇头。

“不行,来不及了。”她的羊水早就破了,痛楚一阵比一阵强,像是要将她撕裂。现在的她,几乎无法移动,更别说是赶回城里了。

夏侯寅心急如焚,抱着她的双手,无法克制的颤抖着。他看见她裙下的血迹,那些鲜血,不断由她腿间漫出,濡湿了她的裙子,还有他的手。

她在流血!

孕妇生产,会流这么多血吗?

聪明如他,此刻竟然完全无法思考。他颤抖的深吸一口气,靠着残余的理智,观察着四周的地形。

宁静的夜色中,传来细微的流水声。

夏侯寅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穿过一片芦苇,来到一弯小河旁。他砍掉一片芦苇草,铺在地上,再脱掉身上的衣服,才扶着她躺下。

月光之下,她因为疼痛而朦胧的双眼,透过贴在额前被冷汗浸湿的发,瞧见了某些东西。

她喘息着,瞪大了双眼。

只见夏侯寅的背上,满是数不尽的刀伤、鞭伤,那一条一条的伤疤,撕裂他的肌肤。他的背上,几乎看不见一处完好的皮肤。

当他转过身来时,前胸的伤痕,甚至远比背后可怕!

除了刀伤与鞭伤,他的胸口还有烙铁留下的,诡异而可怕的烙痕。烙痕在黝黑的肌肤上,形成丑陋的皱折,每一道痕迹,都是那么狰狞、可怕……天啊!

画眉的肚子疼着,心口更是痛着。

一颗颗的泪,像是断线珍珠般滚落,她颤抖的伸出手,想去触摸他身上的伤,但一阵更锐利的疼痛,再度袭击了她。

夏侯寅来到她身边,将落泪不已的她,抱入满是伤痕的胸膛。

“嘘,别哭。”他吻她的发,握着她的手,仿佛将他余生的全部柔情,都倾注在每一个抚触、每一个轻吻中。

“他们竟然这么对待你……”

“都过去了。”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画眉张开嘴,还想说话,但逸出口唇的,却只剩下呻吟。她偎进他怀中,因为剧痛而颤抖。

“我在这里。”他怀抱着她,向她,也是向他自己保证。“妳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妳有事的。”阵痛。

愈来愈密集。

她握紧了他的手,感觉到下腹的压力愈来愈大。她全身紧绷,痛得仿佛所有的骨头,都因为过度用力而分开。

痛。

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她呻吟着,依靠着夏侯寅,汗跟泪都像雨一般落下。

意识愈来愈模糊,她只听得见,他靠在她耳边,用嘶哑而颤抖的声音,不断的跟她说话。

“撑住。”

“画眉,为我撑下去。”

“妳还没看到,我为妳造的院落。”

“画眉,我爱妳……”他的声音,颤抖得几乎无法成语。

她勉强睁开眼,望着那张苍白的脸,张开毫无血色的唇,轻轻唤了一声:“虎哥——”下一瞬间,痛楚到达顶端。

她像是被撕裂了。

“画眉,撑着,求妳撑着。”他紧抱着她,看着她血流如注,语音嘎哑的喊着:“妳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妳听到了没有?我不会独活的!”画眉发出一声尖叫,下腹的压力,像流水般化开。她颓然软倒,朦胧中只听见,身旁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画眉……画眉……”

他的吶喊在耳边回响着,下一瞬,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所有的画面、声音,全部消失了。

痛。

她仍痛着。

虽不像先前,那种撕筋断骨的痛,却也是隐隐的抽痛。

画眉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还没认清身在何处,就听见床畔传来谈话声。

“她还好吗?”

“风爷,夫人是动了胎气,所以早产。现在看来,夫人的身子还好,只是需要好好静养,注意千万别吹着风。她身子太虚,加上失血过多,一旦染上风寒,就很难撑得过去。”“我会注意的。”

“另外,这是调养身子的药方,风爷可以派人,照这药单子去抓药。”“谢谢大夫。”

“风爷客气了。那么,老夫这就先走了。”

脚步声响起,接着,门就被关上了。夏侯寅穿过花厅,走进了卧房,赫然发现,原本昏迷不醒的画眉,已经醒了过来。

“孩子呢?”她一开口,就急着追问。

夏侯寅走到一旁,从摇篮中捧出一个包着红绸的小娃儿,小心翼翼的放进她怀里。

“孩子很好,很像妳。”他轻声说道,同时注视着画眉以及她怀中的孩子。“是个儿子。”那是一个粉嫩的小娃儿,正闭着眼,偎着胖胖的指,睡得好香甜。画眉的眼里,有着感动的泪水,她颤抖的伸出手,轻碰那张小脸蛋,小娃儿皱了皱嘴,给了她些许回应,接着又沉沉睡去。

“妳想喂他吗?”夏侯寅哑声问道,克制着那股想将这对母子,一同拥入怀中的冲动。

画眉点了点头,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胸前,有着敏感、奇异的胀痛。

“我去唤莺儿来,她应该可以帮妳。”他克制着语调不变,还要克制着想留下来,亲眼看着她哺喂孩子的冲动,转身离开了卧房。

生下孩子之后,她身子虚弱,夏侯寅坚持,她非得留在风府里调养身子。

只是,除此之外,他没有再逼迫她,甚至不曾提起,他们之间的往事。

夏侯寅甚至严守份际,不再逾矩,不论是对待她,或是对待孩子,都是体贴入微。担心莺儿照顾不周,他甚至以主人之尊,搬进了卧房隔壁那间小丫鬟睡的小房间,亲自照顾他们母子。

因为生产时失血过多,有很长一段时间,画眉总是睡得很早。

而她的儿子,似乎也有着爹爹的体贴,从来不曾夜啼过,总能让她安眠到天明。

充分的休息,加上三餐不断的补品,让她逐渐恢复健康,粉颊终于恢复往昔的红润。

那一夜,画眉本来已经睡了。

梦中,有某种低低的声音,将她唤醒过来。

那声音其实她并不陌生,这段时间里,夜来偶尔都会听见。只是她先前太虚弱,总睡得很沉,而那声音也太过细微,所以就不曾起身察看。

只是,今晚,她却醒了。

清醒之后,那声音更清晰了些。她撑起身子,视线穿越卧房,瞧见方厅里的景况。

就看见月色之下,夏侯寅在方厅之内,来回踱步,一边拍哄着怀里的孩子。“乖乖乖,别哭,别吵醒了你娘。”他低声说着,望着孩子的表情,有着慈爱,也有无奈。“嘘,别哭了。”画眉看着这一幕,看着他,跟他们的孩子,无法转开视线。

原来,孩子并非从未夜啼。

原来,是他每个夜里,都牺牲睡眠,抱着孩子,在方厅里轻声哄着,才让她能够睡到天明。

她没有出声,反倒卧回枕上,闭上眼睛,听着方厅那儿,传来他用嘶哑的声音,唱着奇怪的童谣,安抚着哭闹的孩子。

一串泪水滑落,沾湿了枕巾。

只是,不同于往昔的伤痛、心疼、忧虑。

这次,她虽然落泪,却有着深深的感动。

孩子终于睡了。

夏侯寅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回到卧房里,把睡着的孩子放进摇篮里,然后才转过身,往床榻上望去。

画眉还在睡。

他露出微笑,仿佛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补偿。

只是,他才刚跨出步伐,准备回到隔壁的小房间,摇篮的小娃儿,却又发出呻吟,预告着即将大哭。

这孩子就是这样,只要放下,躺没一会儿,就要不高兴的哭闹着,非要整夜都让人抱着、哄着才行。

夏侯寅重新抱起孩子,走回方厅里,又开始踱步、拍哄。

这样折腾了一整夜,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累了的孩子,才终于肯入睡。他把孩子放回摇篮,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小娃儿已经睡了,才走拖着疲累的脚步,走回隔壁的房间。

几乎是一沾枕,他就睡着了。

直到几个时辰后,婴儿的叽咕声,以及某种轻响,让他猛然惊醒过来。

迤逦进窗的目光之中,画眉正抱着孩子,她面前的桌上,还搁着一碗热腾腾的干贝粥。她抬起头来,注视着他,轻轻的弯起嘴角。

“你的粥。”她说。

夏侯寅凝望着她,然后缓缓坐起了身,来到桌前,坐了下来。

看着那碗冒着白烟的干贝粥,他的喉头不由得紧缩着,有生以来,他头一次有落泪的冲动。

在她开口的那一瞬间,他知道她终于开始原谅他了。

“趁热喝吧。”她柔软的声音淡淡响起。

无法出声,他只能点头。

他拿起调羹,舀粥入嘴。

粥味温热清淡,是他最熟悉的味道,如往日一般,温暖了他的心肺。

他一口接一口、万般珍惜的慢慢吃着。

只要画眉能够原谅他,他的生命就已完整了。

对他而言,这一辈子里,只有画眉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从今以后,还要再加上他们的儿子。

日光暖暖,在妻儿的陪伴下,夏侯寅喝完了那碗干贝粥。

尾声

几个月后,他以风寅之名,重新迎娶了她。

这一次,他依着她的意思,低调的办了几桌宴席,只宴请了亲近的好友,以及曾患难与共的家仆们。

董絮跟曹允,也赶来道贺。

他们因此事结缘,早在数个月前,就已经成亲。到了这会儿,董絮都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喜宴过后,人们都离去了。

画眉在前厅忙了一会儿,直到夜色深了,才转身走回院落里。她踩过石砖,刚跨过庭院的门槛,就瞧见了他的身影。

夏侯寅抱着未满一岁的儿子,站在梅林之间。

这一整座梅林,是他重新栽植的,每一株皆是他从夏侯府的梅园,辗转移植而来,亲手植下。

看着丈夫与儿子,画眉心中一暖,缓步上前。

他闻声回头,在看到她时,嘴角轻扬,朝她伸出了手。

他的双手因为旧伤而扭曲着,无法如往日一般,密实的包覆着她,画眉却半点都不介意,温柔的反握住他的手,仰头对他微笑。

冬日渐暖,院子里的花早已开了满园。白色的花办随风轻飘落下。

他低下头,深情的吻了她。

花儿继续随风飘落,似雪一般,但却有着春的气息。

看,春天来了。

梅花开了。

【全书完】

《画眉》无错章节将持续在D586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D586小说网!

喜欢画眉请大家收藏:(m.d586.com)画眉D586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逆天至尊 挽明 似锦 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 女神的超级赘婿 傲世九重天 恐怖复苏 重生之娱乐宗师 重生之都市修仙 盘龙 斗破苍穹 龙骑战机 完美世界 重生之将门毒后 飞天 末世召唤狂潮 绝品神医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轮回乐园 天官赐福
经典收藏 田园养儿记 表哥万福 盛世医妃 鸳鸯锦 权门贵嫁 爱妃好甜:邪帝,宠上天! 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 凤门嫡女 野蛮王妃:毒王难伺候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 炮灰通房要逆袭 天芳 田园小娇妻 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 回春帝后 小户女的高嫁之路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金屋宠:绝色冷帝的呆萌后 娘娘嫁到:陛下,好生伺候! 重生之锦绣嫡女
最近更新 奸臣有喜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农家辣娘子 龙图案卷集·续 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 清穿之四爷养成记 大月谣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二婚必须嫁太子 邪医狂妻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清穿之德妃日常 倾国色:凤临天下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我靠做菜独宠后宫 锦衣玉令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我在古代当团宠 王妃她总是想失宠 首辅娇娘
画眉 典心 - 画眉txt下载 - 画眉最新章节 - 画眉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