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难当

筑梦者

首页 >> 贵妇难当 >> 贵妇难当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快穿] 成精的妖怪不许报案! 盛唐无妖 信不信我收了你 极品男神[快穿] 掌心宠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 女帝直播攻略 混沌幽莲空间 我的尸身放荡不羁
贵妇难当 筑梦者 - 贵妇难当全文阅读 - 贵妇难当txt下载 - 贵妇难当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小小篇之幸福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罗莹雪绕到凌协的身后,看着这爱人的背影,她咬着下唇,仍然没有吭声。看着他那痛苦的背影,她的心隐隐地抽痛着,张嘴想要喊他,突然看到树上有一条碗口粗的大蛇蜿蜒而下,眼看就要袭上协哥哥。

前方的凌协只顾着发泄内心的痛苦,平日的警觉心降低了不少,并没有察觉到背后的危险。

罗莹雪忙惊呼,“协哥哥,有蛇。”看着那大蛇就要接近凌协,她又大呼了几声,可是凌协并没有回头看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那次遇险,也试过她与协哥哥说话,可他没有回应她的事情。当时的她以为他只是过于疲累,所以没听到她的声音。

现在她明明就在他身后,他却仍然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她试着又大声喊了一声,“协哥哥,有蛇。”

凌协仍然没有回头看着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协哥哥听不见声音?她觉得这个想法荒诞之极,怎么可能?她摇了摇头,但是这想法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她的脑海里面排除出去。看到那条大蛇就要缠上协哥哥,她顾不了那么多,拔下头上的簪子朝那大蛇的七寸扔去,然后急速地上前欲推开凌协。

就在这一瞬间,凌协终于感觉到背后有危险靠近,他镇定地掏出匕首飞快地往那危险处掷去,急忙转身,看到罗莹雪飞奔而来的身影,不禁有几分错愕,然后双眼渐渐地浮现出惊喜,伸手接住她那强力的冲势,抱住了那温香软玉的身子,“小小。”

罗莹雪顾不得说别的话,抬头看着他,“协哥哥,有蛇。”

凌协道:“别紧张。”他抬眼看到树干上碗口粗的蛇拼命地挣扎着,它的蛇头被他的匕首插中,而七寸处却是小小的金簪,被这两样东西钉在树干上,难以挣脱,而那长长的蛇身有着渐渐掉下来的趋势。

“看来它做不了怪了。”罗莹雪道。“我们走吧,由得它在这儿挣扎。”

凌协点点头,然后才放开她的身子,伸手牵着她的手,道:“好,小小说什么都好。”边说边牵着她的手往府内而去。

开始罗莹雪仍由他牵着走,但是没有一会儿,她就使力想甩开他的手,“我自己会走。”

“小小。”凌协使劲抓住她的手,停了下来,看着她那带着愠怒又悲伤的眼眸,“小小,你喜欢我吗?”

罗莹雪不吭声,不过俏脸红了红,她自然是喜欢他的,就因为喜欢才承受不住他背叛她的事情,想到这里,她的脸色又白了白。

凌协叹息一声,伸手抚摸着她滑嫩的脸庞,“小小,如果你喜欢我,是不是要多给我一点信任呢?”

罗莹雪看着他那真诚的表情,她不是傻瓜,他刚刚那焦急寻她的样子不像是装的,眼前的真诚也不像是装的,“协哥哥,那你老实地回答我,那个左珠儿是不是你的未婚妻?”她的声音忍不住地发颤。

凌协把她的另一只手也轻轻地握起来,紧紧地捧在手心中,“小小,我喜欢你,从你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为了有一天能将你拥进怀里,我一直不懈地努力着,我们彼此有情,难道就不应该彼此信任吗?小小,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左珠儿?”他把问题抛回给她。

罗莹雪眨着眼睛看着他,其实现在冷静下来再一思考,她发现左珠儿的话里有着诸多的漏洞,有很多话经不起推敲,“协哥哥,左珠儿说的是谎话。”她用的是肯定句。

凌协兴喜地紧紧拥抱着她,“小小,对,那个左珠儿说的就是谎话。”他再多的辩解也不敌小小自己能想通,幸好小小对他的爱经得起这次的冲击。

罗莹雪却很快推开他,看着凌协那错愕的表情,她却噘着嘴道:“协哥哥,但她有一句话还是说对了,世上男人大多数都是三妻四妾的,我的心眼不宽,我的丈夫除了我之外是绝对不能再有另一个女人。”

闻言,凌协原本错愕的表情顿时就变成了笑脸,“傻小小,我不是世上那大多数的男人,在我确定了自己对你的情意之后,我只愿做你罗莹雪合格的丈夫,小小,我们之间不会有第三人插足。”

“协哥哥。”罗莹雪突然感动的紧紧拥抱他,“小小不要和别的女人分享你,你只能是小小一个人的,还有我们成婚前你要守身如玉,不许随便碰别的野女人。”她霸道地道,然后想到什么又加了一句,“还有不许有通房。”

“傻瓜。”凌协好笑地刮刮她的鼻子,然后凑近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罗莹雪睁大眼睛看着他,感觉到自己的俏脸蛋如火烧了一般,“协哥哥,不是哄我的话吧?”协哥哥都二十岁了,这可能吗?

如果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心上人,凌协是不可能说出这句话的,打趣道:“新婚之夜的时候,小小可以亲自检验一下。”望了眼罗莹雪那娇美的身子,他不禁吞了口口水,男人的天性在这一刻慢慢地舒醒,耳根红了红,为了掩饰他的尴尬,他转头咳了咳。

罗莹雪被他那一打趣就更不好意思,但是看到他突然咳了咳,于是紧张地道:“协哥哥,你怎么了?可是感染风寒了?”

凌协刚好回头看到她最后的嘴型,摇着头道:“不是,天要快全黑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他还是快点把小小拖走,不然他真的很可能化身大野狼。

罗莹雪含笑地被他牵着手,两人慢慢地往前走,听着远处那呼喊着寻她的人,她的心里有几分过意不去,“都是小小不好,若不是我一时走岔了路,也不会害得大家到处寻我。”

凌协含笑地侧望着她,“小小,下回若对我有什么不满,尽可以使出你享誉全燕京城的功夫打我一顿来发泄,可不许再躲到一旁让我好找,你不知道那种寻不到你的心情有多沮丧,多失望?”他永远记得小小不见了的心情。

“协哥哥,是我不好。”罗莹雪没有逞强地说自己没错,她确实是故意不让协哥哥找到她,让他急得如那乱窜的苍蝇。

凌协摸了摸她的头顶,“知道就好。”

罗莹雪伸手推开他的手,嘟着嘴道:“小小不是小孩子了。”

“在我的眼里,小小就是孩子,是协哥哥要宠爱一辈子的孩子。”凌协深情地道,是他要放进心里一辈子的宝贝啊。

罗莹雪听得窝心之极,伸手揽着他的手臂,“那小小就做协哥哥宠爱的孩子。”她喜欢被他宠爱的感觉,然后想起什么,皱了皱眉尖,“协哥哥,小小有唤你,你为什么不回应小小的呼唤呢?”她想到那唤了他数声他不回应的时刻,那个念头突然又冒了出来,她在心底摇摇头,这怎么可能?若协哥哥是那样子的,他又怎么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与人沟通?

凌协原本愉悦的神情在看到她的问题后就变了,这是他一直不想说的秘密,也是他不能示之众人的秘密,这次他可以找借口来搪塞,他也可以做得到一辈子在她面前掩饰住这个秘密,可是眼前的人是他的爱人啊,难道他要瞒住她一辈子吗?

罗莹雪原本含笑的嘴角在他的神情变了之后慢慢地垂了下来,协哥哥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怪?难道她的猜测是真的?“协哥哥?难道……”

干爹干娘可以不在意他的缺憾,但是这是他最爱的小小啊,她有权知道他真实的情况。凌协抽出了被她环着的手臂,认真地凝视着她那似猜疑似肯定的眼神,苦笑了一下,“小小,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说到这里,他转开头,不想去看她的嘴型,“从我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听到过任何的声音,因此我一直到三岁都不会说话,娘为了我不会说话丢尽了脸面,而爹也因为这个缺陷置我于不理,小小,你知道那个没有声音的世界是多么的孤独吗?就像一个人置身于大海中飘泊那样,你永远不知道彼岸在何方?如果不是因为下人的疏忽而让我遇上了干娘,是她说我可以学习唇语,如果没有我母亲那执着不放弃的一遍遍的教导,也许今天的凌协只会是一个废人,一个只能在孤独与寂寞中挣扎的废人。”这一刻的他没有了意气风发,没有了商场上的霸气,没有了应付帝王时的不卑不亢,更没有了平日的从容与慵懒。

罗莹雪的泪水不停地划下俏脸,她不知道协哥哥还有这样脆弱无助的一面,她记住中的他一直是个自信的少年,无论是平日还是在狼群中拼命保护她的样子。这样的协哥哥让她好心疼好心疼,她拉了拉他的手,他没有反应。她快步到他的面前,“协哥哥?”

凌协没有抬头看她,继续说道:“小小,我不是一个诚实的人,我不该瞒你这件事,我……”

罗莹雪掂起脚尖捧起他的脸,凑上红唇去赌住他那自责的话语,她不要听他那不自信的话,她的协哥哥是自信飞扬的人。

凌协微微愣了愣神,感觉到那柔软的嘴唇贴着他的唇瓣,少女的馨香充盈在他的鼻间,他的手慢慢地环住她的腰。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罗莹雪为了自己的大胆脸红了红,这太不衿持了,就在她的嘴唇就要撤退之际,凌协却是拉着她靠紧他的怀里,追逐着她的红唇……

晚风吹拂过来,仍没有吹散他们之间的热情,罗莹雪的手慢慢地圈住他的脖子,热切地回应着他。小的时候她常不经意地瞥见父母在没人瞧见的地方热烈地吻着对方,当时她还觉得羞羞脸,现在才知道情到浓时就想要碰触对方的身体。

良久之后,凌协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的唇,两唇分开时在暗夜里仍能瞧见那条细细的银丝。

罗莹雪庆幸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协哥哥看不到她那火烧的脸庞。

“小小。”凌协轻唤着她的名字。

罗莹雪直视他,让他可以清楚地看着她的嘴型,“协哥哥,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无论你是什么样子,小小也会忠贞不渝地站在你的身边,为什么要独自承受这样的痛苦呢?这并不是你的错,而是上天的错。”

有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使在他壮大家业的过程当中经历了再多的苦难,他也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可现在听到他的小小这番话的时候,他却泪流满面,那泪水流经嘴角,舌尖渐渐地尝到那本应是苦涩的滋味,此刻却是甜甜的。“小小……”

“我喜欢那个自信飞扬的协哥哥。”罗莹雪抵着她的额头道。

感动在他们之间慢慢地流传,凌协又不由自主地低头吻着那香甜的唇瓣,上天剥夺了他的听力,却给了他一个这么美好的补偿,老天果然是公平的。

远处的呼声渐渐地近了,看着那朝这儿而来的火把,凌协与罗莹雪才分开,牵着彼此的手往那呼声而去,这一刻的他们前所未有的轻松,彼此的心靠得很近很近。

急得不得了的方氏看到他们牵着手快速地朝她而来,她也急着快速上前道:“雪姐儿,你没事吧?急死方姨了。”

罗莹雪松开凌协的手,上前扶着那还喘着气的方氏,内疚地道:“方姨,是小小不好,让您担心了。我只是一时迷了路,后来却越走越远,让方姨到处找,都是小小的错。”

方氏哪舍得责备她,忙拉着她的手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都怪协儿没事买下那后山来干什么?原本没有它,也不用寻得那么辛苦。”她忍不住朝儿子责道。

凌协笑了笑,没有辩解,其实凌家大宅原本没有这么大的,那后山的一大块地是他为了迎娶小小而准备的,要扩建的图纸也准备好了,他不想委屈了她,要把最好的都要呈到她的面前。

方氏心疼地拉着罗莹雪往回走,“都这个时辰了,雪姐儿饿坏了吧?方姨在找你的时候早就命人做好饭菜,我们回去就有得吃了。”

“谢谢方姨。”罗莹雪笑着揽住方氏的手臂,看来她注定了要有个好婆婆。

方氏只是含笑地拍拍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有些凉,还让人把披风拿来给她披上,站在方氏一旁的凌协看到母亲与未来娘子和谐得很,嘴角一直咧开合都合不拢。

“哦,对了,娘,那个左珠儿呢?”凌协突然想到这个女人,顿时就恨得牙痒痒的,若不是她挑拨离间,他与小小也不会误会一场。

提起左珠儿,方氏也有一肚子的火,真没想到她居然看走眼,左珠儿这侄女阴险至极,真的枉费她疼爱了她一番,原本想着婚事是她提的,将来少不得在她出嫁的时候送上一份嫁妆,“她应该在自己的院子里,我们先用膳,待会儿再收拾她。”然后又看向罗莹雪,“雪姐儿,都是方姨不好,一直拦着协儿与你来往,所以才弄来了这么个左珠儿,让你受委屈了。”

“哪能怪方姨呢?都是小小对协哥哥的信任太少,要不然哪会被她随便几句话就骗倒了?方姨别自责了,再说她素日里一定在您面前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罗莹雪道。

“正是雪姐儿想的这样。”方氏是越看罗莹雪越满意,不但性情大度又光明磊落还知书识礼,曲清幽这女儿能给她当儿媳妇真的是她几生修来的福份。

沿路上,凌协却派人去把那左珠儿找来,无论如何还是要出一口气的。可是就在他们进了花厅,正准备用膳之际,管家急忙地进来禀报说左珠儿带着丫鬟早就离开府邸了,看来应该是回南去了。

“居然逃了?”凌协一边给罗莹雪布菜,一边冷着声音道。

方氏也皱了皱眉,“这珠姐儿怎么这样?做错了事就一走了之?”她“啪”地一声放下筷子,气得快要吃不下饭了。

罗莹雪忙给方氏夹了一块鸡肉,“方姨,别为那种人置气,气坏了身子我与协哥哥都会心疼的,再说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可不是那种吃了暗亏就会往肚子里吞的人。

凌协一听就听出了这未来娘子的用意,含笑道:“小小说的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会让这左珠儿回到江南后就迎来一份大礼。

方氏闻言,虽然左珠儿做得过份了,但还是得顾虑到大姐,于是道:“给点教训就行了,别太过了。”

“娘放心,孩儿自有分寸。”凌协也给母亲布了不少菜,这一老一少的两个女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左珠儿原本以为自己快快地逃回江南去就可以逃过凌协与罗莹雪的报复,谁知刚踏进家门,连水也没来得喝上一口,就被人拉去硬换上一身嫁衣,塞进喜轿,被爹娘以最快的速度嫁给一个三四十的男人当填房。

左氏夫妇不顾女儿的大喊大叫,这回终于可以对凌协有所交待了,他们左家的生意也得以挽救了,原本以为自己聪明至极,没想到最后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用过晚膳之后,凌协又一次拉着罗莹雪到他的院子去看看,这一次没有了那左珠儿捣乱,她倒是看得颇为仔细。

凌协拥着她的腰,把头搁在她的肩上,道:“小小,怎么样?满意吗?”

罗莹雪笑道:“怎么院子里没有侍女啊?我看净是一些小厮侍候。”

“我怕有人打破醋坛子啊,再说还是避嫌的好,免得到时候水洗也不清。”凌协放开她,这些年他见过各色的女人,一些人总以为他好这口,环肥燕瘦的各色女子都派来勾引他,直到他发火教训了某些人,这才没有人再敢给他送女人,“不过这些人还是要换一换。”这么容易就让左珠儿在他的院子里使计,这些人还留来有何用?

“嗯。”罗莹雪点点头,心上人表现良好,她自然是开心的,突然她被大床里边的某个东西吸引了目光,那好像是……她跳着过去,伸手抓着那个玩偶在手,“协哥哥,没想到你这么大了还玩布偶,羞羞脸?”

凌协看到她的动作的时候就想要去阻止,不过仍是慢了一步,只来得及奔到床前,听着罗莹雪的话,他的耳根子不禁红了红。

“这是……”原本还想说些话来揶揄凌协的罗莹雪突然止住口了,这兔子玩偶不是她小时候塞给他的吗?他居然还保留到现在?她猛然抬头看着他,“协哥哥,这是我送给你的。”

凌协坐到她身旁,摸着那兔子玩偶,“每当我想你的时候,就会抱着它,那让我感觉你并没有离我很遥远。”

“协哥哥。”罗莹雪感动得抱住他的颈项,她一直以为她的等待很辛苦,殊不知他也不遑多让。

“小小。”凌协紧紧拥着她的腰身,片刻后,他低头热烈地吻着她。

罗莹雪回应着他的吻,慢慢地两人倒在了那张大床里面,凌协的手在她娇美的身躯游走,一解多年的相思之情。

良久之后,他才叹息地松开她,平息体内的躁动,急忙抓起肚兜准备给她穿上,不让这美景再诱惑他。

“协哥哥。”躺在床上的罗莹雪有几分迷茫,声音懒懒的。

听到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凌协忍不住又探手在她的胸前揉捏了一下,“小小。”轻搂她起身跨坐到他身上,吻着她那微微有些红肿的唇。

“小小。”

“协哥哥。”罗莹雪回应一声,那就是男欢女爱的感觉吗?虽然他们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带给她的刺激实在太大了。

凌协轻放开她,拿着巾帕给她擦拭干净,然后才帮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回去,整理完她的穿戴,他才打理自己身上的狼籍。

“小小,真想快点把你娶进门。”凌协道。

罗莹雪只是伏在他的胸前,不言语。

这一天虽然颇多波折,但罗莹雪却是终生难忘,最后才由凌协亲自护送她回去,回到定国公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两人又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半天。

罗莹雪回到爱莲院,虽然祖母去世已经多年了,但是父母一直没有搬离这座院子,她忙往廊上走,掀帘子进到暖阁,正好看到母亲在那儿拨着香鼎里的灰,于是上前行礼道:“娘,小小回来了。”

曲清幽早就看见女儿回来了,笑着伸手拉她过来看了看,看来女儿身上似乎有些不同,半是打趣半是恼怒地道:“没想到协哥儿倒是手脚挺快的。”

罗莹雪听后羞怯地低下头,“娘,我又没和他干什么。”

曲清幽自是笑着端起茶碗啜饮一口,“小小,你知道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不过娘知道协哥儿是知道分寸的人,不会轻易地就在婚前毁了你的名节。”只是吃了女儿不少豆腐倒是真的,不过这对于处在热恋的情侣而言是再正常不过了。

罗莹雪见母亲没再说什么,这才放下心来,上前讨好地给曲清幽捏了捏肩膀,“娘,爹呢?”这才发现没见到她爹。

“被你祖父唤去了。”曲清幽道。

罗莹雪这才又坐到母亲的身旁,严肃地道:“娘,你知道协哥哥的缺陷吗?”

曲清幽看着女儿的面容,看来女儿还是发现了,“怎么?小小嫌弃了?”

罗莹雪摇摇头,“怎么会?”然后又噘着嘴道:“娘,你为什么都不跟女儿说一声呢?这么多年来我都不知道。”若她早点知道,会更心疼吧。

曲清幽道:“傻孩子,只要你不介意,早知道和晚知道有什么区别吗?还是你怕将来会生出一个与他一样的孩子?”这话带了几分试探的意味。

“我不怕,娘,我喜欢协哥哥。”罗莹雪坚定地道。

“这不就结了,放心吧,你们不会生出不健康的孩子。”曲清幽笑道,早在她看出凌协心思的时候,就让丈夫派人去暗中彻查凌家的祖上十八代甚至旁支也没放过,没有再发现与凌协一样状况的人,这就可以排除了遗传的可能性,只能说方氏怀孩子的时候一定是误服了什么东西才造成凌协失聪的,“娘就你一个宝贝女儿,自然会把最好的都给你。”所以她才会极力培养这女婿。

“娘。”罗莹雪感动地趴在母亲的怀里。

庆隆十四年,大夏国与大金国在凌协的牵线下重新开启和谈,历时一年半,这项和谈才宣告完结,双方不但在边境缔结和平条约,还要互为儿女亲家。

庆隆帝赵稹的庶妹十八公主和亲到大金国,而大金国皇帝的女儿诗琳娜公主将嫁到大夏来。

促成此和谈的凌协成为了大夏国历史上首个以商人身份封候的人,赵稹赐给了他封号长乐候,并且开恩地准予世袭三代,顿时商人的地位提高了不少。大金国的皇帝自从他保证了会供应茶叶等日常物品,所以也尊他为大金国永远的朋友。

婚事定下了之后,凌协就忙着筹备婚礼,忙得连罗莹雪也来不及多见一面。

罗莹雪虽然体谅他辛苦,但仍不免有几分抱怨,这日,他终于抽空陪了陪未婚妻,原本想与她单独逛一逛的,谁知道那未来大舅子却美名其曰保护妹妹,大做两人之间的那根蜡烛。

逛了半天,三人才到京煌酒家的包厢坐下,罗莹雪看了眼对面坐着脸色不好的兄长,没出声地道:“你就体谅一下我大哥吧,谁叫姑丈太看得起他,硬是把那个什么诗琳娜公主嫁给他,这些天他就没给人好脸色看过。”

凌协含笑地点点头,赵稹这个帝王当得不错,该宠络的就宠络,大金国的公主不能嫁给赵氏皇族,这让他不太放心,皇太子又年幼未到年纪娶妻,最后选来选去就挑上了有姻亲关系的定国公府,罗家的安分是让赵稹放心的地方,但关键的却是这公主搁到罗家却是一把双刃剑,若罗家有不臣之心,他就会立刻借口罗家勾结外邦出手消灭罗家,看似荣宠却暗含隐隐的警告之意,赵稹的帝王心术还真的是修练到家了。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罗澈道,一想到要娶那个什么番邦公主,他就一肚子气,连微笑也欠奉,他这个姑丈实在太阴险。

“没有什么,大舅子要喝点什么茶?”凌协微笑道。

“我看菊花茶好了,正好消消火,是不是,大哥?”罗莹雪打趣道。

罗澈闻言,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小小,是不是最近很想跟哥哥较量一下?”

罗莹雪摇摇头,大哥的心情正不好,傻瓜才会与他对打,虽然他不会真伤了她,但是肯定会比平日更难对付。

“大舅子可别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未婚夫,要不然我奉陪好了。”凌协急忙声援罗莹雪。

罗澈冷笑一声,“那甚好。”

“不好。”罗莹雪大呼一声道,她才不要看这两人较量呢?心里知道协哥哥是想为她出头,但是这样不好,她不喜欢。

“没事,小小,我们只是随意切磋一下而已。”凌协安抚道。

“好了,小小,你大哥虽然心情不好,也不至于拿人来出气。”罗澈始终是长兄,爱护弟妹是刻在骨子里的。

罗莹雪这才放下心来,吩咐小二上菜,“说好了,可要点到为止就好了。”

“放心。”两个男人都安抚着她。

吃完饭后,三人才提议回府,凌协牵着罗莹雪的手刚踏出了京煌酒家,就看到那远处的银光一闪,一只箭已经朝他射来,大惊之下,他忙抱着罗莹雪闪开,眯了眯眼,有人要杀他?

罗澈随意地闪向一边,那只箭落了个空,射到一旁的柜台上,掌柜的和宾客都忙躲起来,不敢随意乱走动。他与凌协对视一眼,然后就快速地悄失在京煌酒家。

很快第二支箭又朝凌协射过去,箭接二连三的射来。

罗澈悄然的寻到那射暗箭之人的所在之地,眼看这人就要再射一箭,他冷笑了一下,正好缺一个发泄的对象,眼前之人刚好,他气势磅礴地上前,抓住那弓箭,“在天子脚下行凶,你胆子不小啊。”

那个蒙着面纱的人惊愕地看了他一眼,丢下弓箭,转身就逃。

“想逃,没门。”罗澈抬脚就追了上去,举手成爪就向他攻去,对方反应也快,低头避过,正准备踢他一脚。

罗澈早就猜到他的意图,微微一笑,趁着那脚踢向他,他动手就抓了起来,蒙着面纱的人微微一愣神,然后就失去了平衡,被罗澈反剪双手,“怎么不逃了?三脚猫功夫也想学人家暗杀?派你来的人是不是没脑的?”语气颇为嘲弄,然后伸手摘下他的面纱。

“放开我。”同时,那个人挣扎着道。

“女的?”罗澈惊呼道,很少看到有女子这么高的,难怪他都没看出她是女的?

“野蛮人,你快点放开我。”女子娇喝一声,这声音听起来有点怪。

“你不是大夏人。”罗澈肯定地道,“我更不能放过你了,说,你是不是大金国派来的奸细?”手中的力道加重。

女子忍着痛,“你快放开我。”她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待遇?

罗澈冷笑一声,“你不说,那也行,我把你押回去用上大刑侍候,到时候看你说不说?”扭着这女子就走。

罗澈带着这女子才走上一段路,就有几个人同时执刀攻向他,低头一看这女子眼中有着几分激动,看来是同伙,他忙沉着应对。

不过其中一个老者武功颇为厉害,单手打斗的罗澈与他来回了几十下,也没占到便宜。

女子趁机用双腿攻向罗澈。

两面夹击之下,罗澈不得不松手,那手才一松,女子就被老者趁机带走。

“该死的。”罗澈骂了一声。他急忙追上去,但也来不及阻止这群人离去。

罗澈返回去的时候,看到凌协与罗莹雪都在等他。

罗莹雪急忙上前道:“大哥?”

“未来妹夫,要杀你的居然是一个女子,好像是大金国的人?”罗澈疑道,“我已经抓到了她,谁知又被人救走了。”

凌协拿着箭看了看,笑道:“这人的武功不太好,臂力不行,所用的箭过于花哨,看来不像是专业杀手,大金国不会蠢得派这样的人来杀我。”

“那这人会是谁?”罗澈道,“莫不是你惹的情债吧?”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解释。

“大哥。”罗莹雪不高兴地喊了一声,她绝对不允许有人侮辱了自己的爱人,她绝对相信凌协的忠诚。

凌协拍拍罗莹雪的肩膀,笑道:“不是,除了小小,我哪会去招惹什么女人?至于她为什么要杀我?我更是不知。”

罗澈道:“我这也只是猜测而已,那个女子一看就是三脚猫,做奸细或杀手都是抬举了她。”最后的语气颇为不屑。

另一边厢,那个女子却被老者拖着走,“师父,快放开我。”

老者这才扯下面巾,用大金国的语言道:“公主,你太鲁莽了,若真杀了那凌协,于我们大金国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再说凭你这瘪脚的功夫焉能杀得了人?”

女子脸红了红,然后理直气壮地道:“师父,你怎么可以看不起我?若不是那姓凌的促成了这和谈,我哪需要千里迢迢地嫁到大夏来?据我这几天的观察,大夏国的男子都是软脚虾,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姓罗的?”

“这是陛下决定的,公主,别胡闹了,若不是我赶来救你,你又要惹出事端了,现在送嫁队伍正急着找你。”老者道。

“师父?”女子又哀求起来。

“诗琳娜,你要记得你是大金国的公主,就要承担起一个公主的职责,为你的臣民谋福祉。”老者严厉地道。

女子这才收起脸上的哀求之色,父皇母后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于是抬头挺胸坚强地道:“师父,我会乖乖地出嫁,不会丢大金国的脸。”

老者叹息一声,他又怎么会不疼爱这个小徒弟呢?即使她的武功学不好,天生又是个惹祸精,但把这付担子押在她的肩上真的过重了,惟有祈求道:“诗琳娜,愿长生天护佑于你。”

秋天来临的时候,罗莹雪迎来了出阁的日子,而她的兄长罗澈也在这一天同时迎娶那大金国的诗琳娜公主,两人是双胞胎,同一天来到世上,又在同一天成亲,人生真的是妙不可言。不过区别的是一个兴高采烈,而另一个却是阴沉着脸。

定国公府这天是格外的热闹,曲清幽一边忙着嫁女儿,另一边又忙着娶媳妇,可是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尤其看到儿子那没点欢容的脸色,“壮壮,开心点,成亲总是喜事。”

“娘,我对这什么公主一点好感也没有?”罗澈怎么样也笑不起来。

“壮壮,虽然这婚事不尽如人意,但对于我们国公府来说也不完全是坏事,凡事都是祸福两倚的,你是长子,将来要承继你爹的位子,就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曲清幽道。

而刚刚进来的罗昊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壮壮,你娘说得对,况且成了亲就是大人了,要像个男子汉一般敢于承担自己的责任。”

罗澈看着父母那含着期盼的眼神,终于不再阴沉着脸,而是像平日一般从容地笑道:“爹、娘,你们放心。”

曲清幽这才去看女儿上头,看着那镜中的容颜,她微微一笑,女儿真的就像当年的她一样。

“娘。”罗莹雪笑道。

“今天的小小最漂亮了。”曲清幽牵起女儿的手,亲自送她出阁。

罗莹雪哭得死去活来,一想到要离开父母,她心中满是不舍,罗昊看着这惟一的宝贝女儿出嫁也是万分的不舍。

曲清幽抽帕子擦了擦泪水,吩咐喜娘给女儿盖上红盖头,罗昊更是亲自把女儿手中的红绣球交到凌协的手上,“女婿,今天我可是把我的宝贝女儿交到你的手上,你可要好好待她,若是欺负了她,我这个当岳父的可就不会放过你。”警告的意味颇浓。

“岳父大人尽管放心。”凌协笑道。

最为开心的是穆老夫人,这个曾孙女婿看来一表人才,她倒是满意得很,笑道:“好了,莫误了吉时。”

凌协这才把罗莹雪牵进那八人大轿内,喜乐奏响,新人欢欢喜喜地出门了。

而另一场拜堂正在开始。

洞房花烛夜,凌协早早就回了房,把喜娘丫鬟等遣出去后,掀起了那红红的新娘盖头,看着他的新娘子娇羞地低下头,他笑了笑,低头吻上她的唇,“小小,我终于把你娶进了门。”然后拥着她就要倒在喜床上。

“协哥哥,我们还没喝交杯酒呢?”罗莹雪提醒道。

凌协这才记起还有交杯酒,“你不说,我都要忘了。”然后急忙把那交杯酒取来。

罗莹雪刚要伸手去接,凌协微微一笑,把那酒喝下,含着酒倾身去吻她,她的俏脸嫣红起来,仰头与他唇舌纠缠,任由那醇香的美酒灌进喉中。

“小小,我的小小。”凌协轻喃着,倒下轻压在她的身上,开始他期盼已久的新婚之夜。

桌上的红烛燃着,慢慢地化成了一滩红泥水,见证着这对新人激情旖旎的一夜。

而罗澈的新婚之夜却是另一个局面了,当他接过喜娘的秤杆心不甘情不愿地挑起那喜帕的时候,两人一对视,顿时就仇人相见份外眼红。

“是你?”两人同时轻呼。

诗琳娜公主的一拳就向罗澈打去,罗澈嘲讽地一笑,“三脚猫功夫,还要来献丑。”

周围的喜娘与丫鬟都被这对夫妻吓坏了,哪有新婚夫妻洞房之夜打起来的?

“你说的是谁?”诗琳娜气道。

“谁承认了不就是谁。”罗澈一边闪开她的拳头,一边嘲笑道。

“可恶。”诗琳娜怒道,从来没有人这样敢于冒犯她的尊严。

两人越打越厉害,丫鬟喜娘都急着到处乱窜。

忙完了儿女亲事,罗昊这才能拥着爱妻在怀吻了吻她那红唇,“清幽,没想到一转眼我们的儿女都大了。”

想起往事,曲清幽也有几分感慨,“闳宇,我是不是老了?”

罗昊笑着看她那妍丽的面容,“我的清幽永远不会老。”

“净会逗我开心。”曲清幽笑道,奖励般地吻了吻他。

夫妻俩又热烈地缠吻了起来。

“国公爷、国公夫人,不好了,大爷与大奶奶打起来了。”外头有下人喊道。

罗昊与曲清幽对视一眼,还没有来得及回应。

又有下人来喊道:“国公爷、国公夫人,大爷与大奶奶把大床都打烂了。”

这么严重?罗昊与曲清幽都笑着摇了摇头。

罗昊抱着妻子往檀木大床而去,大声地道:“好了,不用再禀报了,打是情骂是爱,打打就好了,由他们去吧。”

外头的下人听闻这话,面面相觑,既然国公爷都开口了,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曲清幽笑道:“我们真的不过去?”

“要去吗?”

“小辈的事就由他们自己解决吧。”

定国公府依然热闹非常,生活每时每刻都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也每项时每刻都有着感动人心的一刻。

凌家的崛起为大夏国的工业化进程提供了契机,随着岁月的流逝,在几百年后,已经从农业社会转型为工业社会的大夏国,都会尊称凌协为工业化之父。

当然这少不了要提到那传奇的女性淑惠夫人曲清幽。

但他的一生最为人称道的并不是他改变了商人的地位,而是直到他临终的时候,众人这才知道他是一个天生就失聪的人,这不禁在当时,即使是在后世也是让人极为惊讶的一件事情。

还有他与定国公府嫡长女罗莹雪的爱情故事更是令后世众多少女都钦羡不已。

《贵妇难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D586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D586小说网!

喜欢贵妇难当请大家收藏:(m.d586.com)贵妇难当D586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都市之国术无双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盘龙 绝代神主 都市极品医神 权力巅峰 我在万界是大佬 元尊 我还没摁住她 时空之头号玩家 九域剑帝 修罗神帝 死亡万花筒 神医弃女 在生存游戏做锦鲤 轮回乐园 我欲封天 最强狂兵 后娘[穿越] 吞噬星空
经典收藏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少将!你媳妇有了! 穿成女主她哥[快穿] 嫡女傻妃,王爷勾勾缠 大小姐驾到 邪冰傲天 六爻 反派的职责 我的男人是反派 咬定卿卿不放松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 时空历练记[综] 哥哥太坏谁之过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神君撩人套路深 一指成仙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事业型男主打开恋爱脑之后 病弱白月光(快穿)
最近更新 半月天使 奸臣之妹 边关小厨娘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快穿]女配攻心计 借剑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我在魔界搞基建 囚她 咸鱼飞升 混元修真录[重生] 毒医娘亲萌宝宝 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妖妖不可欺 快穿花式虐渣攻略 修仙带着作弊器 解怨司[穿越] 丹宫之主 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
贵妇难当 筑梦者 - 贵妇难当txt下载 - 贵妇难当最新章节 - 贵妇难当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