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

典心

首页 >> 幽兰 >> 幽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水乡人家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 天才小毒妃 南安太妃传 空间之彪悍掌家农女 掌中之物 似锦 嫡女风华 重生之毒妃 嫡谋
幽兰 典心 - 幽兰全文阅读 - 幽兰txt下载 - 幽兰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十二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夕阳,损落于天际。

沉沉的夜幕,吞去黄昏最后一丝彩霞。

凤城内,静懿庄严的关家府邸,即使在黑夜中,依然被点上的灯火照得明亮如白昼,也让戒备森严的武装守卫一览无遗。

凤城里的人,本来就对把持朝政的关氏父子心怀畏惧。这几日以来,即便私家军队全数赶来,将宅邸四周围得密不透风,也没人敢多看一眼,抑或有任何怨言。

所以,当一名男人策马而来,并大胆疾停在关府大门前时,连门前的护卫都为之一愣。

男人翻身下马,还没落地,十数把锋利的刀刃,已经将他围住。

“来者何人,胆敢擅闯禁区?”

他风尘仆仆、满脸疲倦,黑瞳却异于平常的炯炯有神,虽被十几个护卫围住,仍不畏不惧,只是开口扬声。

“我是北国鹰族族长,金凛。”

男人声若洪钟的宣告,让众人心头大惊,纷纷变了脸色,把手里的刀剑握得更紧。

金凛扬首,没有理会那些几乎抵到他身上的刀尖,只是对着那扇厚实、紧闭的大门,扬声再道。

“我来见关中堂。去告诉他,我有药跟药方,能救他的妹妹。只有这一帖药,能替她延命!”护卫们惊疑不定,一方面诧异这个北国族长,竟敢单枪匹马前来,这样的举动,无异是送死。另一方面却又怀疑,他的手上,是不是真有能救关家掌上明珠的灵药。

一个护卫往后退,入内去通报。其它的护卫们,则是持刀不动,没有撤掉包围,却也没有上前攻击,只维持优势,等候内府的消息。

在重重武卫包围下,金凛仍不动如山,黑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前方那扇紧闭的黑门。

他等着。

心焦如焚的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色的大门,终于往内缓缓敞开。

关府之内,到处灯火通明,地上青色的石板,被人擦磨得光滑洁净,反射着灯光。一名黑衣老仆,就站在门内正中。

老仆微微扬眉,看着那大胆闯入敌营的男人,沈声开口。

“你要什么?”

“我要见兰儿。”金凛握紧了拳头,努力克制着冲进去找人的冲动。“我可以把药和药方都给关靖,只要让我见她一面!”老仆耸眉,却依然负手。不一会儿,一个小童从后堂跑出,穿庭过院,来到大门,凑到俯身的老者耳边说话。

老仆的白眉耸得更高。

小童说完,便转身离开。

老仆挺直了背脊,看着金凛,然后朝护卫们抬起了手。

“让他进来。”

护卫们闻言,立时将银亮的大刀全收入刀鞘。而金凛,根本等不及护卫退开,径自穿过刀阵,就大步的走进关府大门。

黑衣的老仆,领着他穿堂过院,走过他数个月之前,劫掳幽兰的时候曾经走过的路,一路来到她所住的清幽院落。

只是,才来到院落大门,金凛就被人挡下。

雅致的庭院里,铺着青石板,一路铺到了那扇紧闭的雕花门扉前。素色的宫灯沿着青石板道两旁,高高挂着,让一切皆暴露在灯光下。每一盏宫灯之下,都站着一名持刀武卫。

他急欲上前,却被老仆阻止。

“你只能到这里。”

金凛脸色一寒,正准备开口,前方的雕花门扉却被人打开了。

屋子里的花厅,摆设一如先前。只是,这一回,屋内亮着灯火,而花厅角落,那张铺着绫罗软褥的湘妃榻上,正坐着一个俊美异常的黑衣男人。他的怀里,轻拥着一个纤弱苍白、气若游丝的小女人。

幽兰。

双眼无神的她,穿着雪白的蚕丝所织成的衣裳,黑发被梳得光滑盈亮,被打扮得美如天仙,却仍像是个瓷娃娃般毫无生气,任由关靖抱着。

金凛握紧了双拳,冲动的想上前,却又该死的明白,是他自愿来到南国。一旦人到了南国,他就身不由己,一切都得按关靖的规则来。

“你说,你有药?”关靖轻声问道,手里抚着妹妹的发,连看也不看金凛一眼。“药呢?”“在我身上。”

“拿来。”

金凛从怀里掏出药,举步就要上前。

关靖却在这个时候开口。

“等等。”

此话一出,那些环伺在旁、手握大刀的护卫,立刻持刀上前。

金凛停下脚步,敛住怒气,徐声问道:“你不想救她吗?”闻言,关靖那张俊美的脸,蓦地变得狰狞扭曲,冷冽的杀意,穿过院落,直逼金凛而来。

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救?我当然想救。”关靖挑起俊目,冷冷的审视着他,然后嘴角勾起淡淡的、骇人的微笑。“话说回来。虽然,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你,但是,我却还是要谢谢你。”金凛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无比苍白。他握紧了拳,只听到关靖再度开口,一字一句的说:“原本,她的心都在你身上。她对你用情之深,让我更加恨你。不过,现在可好了,是你自己毁了一切。”他轻声说着,用手无限爱怜的抚着妹妹的粉颊,眼里满是深情。

门前的金凛,因为这几句话,身躯剧烈颤抖着。他的心口,就像是被人紧紧握拧,扭出了鲜红的血。

原本,她的心都在你身上。

是你自己毁了一切。

关靖的话,不断在他脑中回荡,就像是用鞭子反复的鞭打着他的心。

没错!是他毁了一切!是他伤害了幽兰!

“是,是我的错,所以我为了她而来!”金凛喘息着,紧盯着毫无反应的幽兰,心痛如绞。“你要对我怎样都行,至少让我救她。”关靖的脸上,浮现一股野蛮的戾气。

“你把她折磨成这样,还要我信你会救她?”

“我爱她!”金凛极力克制,却难掩心焦和忧愤。“要怎么样,你才愿意让我救她?”关靖瞇起了眼,眼中进射出无尽的恨意。他看着金凛,而后蓦地一笑,伸手轻拍两声。

听到主子的召唤,十数名仆人立刻抬着一篓又一篓尖硬锐利的石头进来。他们无声的行动着,将那些石头撒在青石道的正中,让院落门前直到雕花门扉间都铺满了石子。

之后,仆人们如来时一般,迅速消失。

关靖冷冷的看着金凛,再度开了口。

“你要见她,就给我从那里爬过来。”他厉声下令,表情恨极,存心羞辱这个骄傲的北国人。“给我跪着爬过来!”金凛注视着前方,缓缓的、缓缓的跪下。为了幽兰,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这些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才刚跪下,四周的护卫立刻抽出铁棒,朝着他的背重重打下,强烈的力道,狠绝得几乎打断他的骨头,将他打趴在锐利的碎石上。

花厅之内,关靖弯着唇,静静的笑了。他注视着、欣赏着,还转过头去,温柔的抬起幽兰的下巴,柔声说道:“看,哥哥为妳报仇。”铁棍,一再狠击而下。

锐利的石子,将金凛的手和脸,划出了一道道伤口。他强忍疼痛,用手撑起身子,身后的铁棍却再次落下,将他再打趴回锐石上。

腥甜的血,沿着嘴角划下,他却擦也不擦,只是再撑起身子,看着花厅里、湘妃榻上、关靖怀里的幽兰,继续往前爬行。

她,木然的坐在位置上,不言不语。脸色看来似乎好了一些,却仍旧面无表情,像是一尊最美的瓷娃娃。

他独自一人,冒险再度到了南国,已有付出性命作为代价的觉悟。

跪着爬过去算什么?

只要能到她身边,再多的棍棒他都能承受!

他死也会到她身边!

他死也要救她!

金凛紧紧盯着她,承受身后一再袭来的铁棍,手臂和脸上已伤得满是鲜血,就连身上的衣物,也早已被锐石割开了一道道口子,变得破破烂烂,他却只是专心一意,一再坚持的爬起,朝她而去。

骇人的击打声,在院落里不断响起。

铁棍袭来,金凛再度被打倒在地,划出更多的伤,但依然爬起。

花厅里的幽兰,依然坐着,没有任何反应。

他被打得头破血流,却坚持不肯放弃。不知过了多久,当地上的石子都被鲜血染红时,金凛终于来到了雕花门扉前。

就在这时,身后却飞来最后一棒,将他打进了门里。他狼狈的趴在青石地板上,再度咳出鲜血。

金凛痛得双眼发晕,却还是抬起了头。他已到了她的身前、她的脚边,他凝望着她,以满是鲜血的手臂撑起自己,哑声唤道。

“兰儿……”

除了关靖之外,没有人察觉,幽兰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仿佛在回应着那声轻唤。

关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浑身是血的金凛,摇摇晃晃的起身,却又因为失血过多,再度颓然倒下。他咳出更多的血,脸色惨白,不剩一丝血色。

“兰儿……”

轻声的低唤,似乎传进了她的耳里,她又轻轻一动。

“兰儿……”

“住口!”关靖厉声喊着。

“兰儿……”他的声音,愈来愈微弱。

原本动也不动的幽兰,竟在这个时候,缓缓的倾身,她伸出手,轻抚着他满是鲜血的脸庞,木然已久的容颜,竟有着困惑的神情,像是一个即将从梦中被唤醒却又茫然不已的人。

她的轻触,几乎消弭了所有的疼痛。

“兰……兰儿……对不起……”金凛握着她的手,唤着她的名,哑声说道:“我爱妳……”一旁的关靖,气得脸色发白。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他不允许幽兰爱上其它的男人,尤其是这个男人!

暴怒的关靖,陡然站起身来,一撩衣袍,狠狠的将金凛踹了出去。“不许他再爬进来!”他厉声下令。“给我使劲的打!往死里打!”言毕,他回身甩袖,猛然关上门扉。

砰砰重击声,在院落里再次响起。只是这一回,击打的声音比先前更猛、更烈、更急。

关靖回身,看着湘妃榻上的幽兰。他伸出手,抹去她眼角的一道清泪,用最温柔的声音,靠在她耳边低语。

“放心,哥哥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妳。”

一滴滴的泪,无声无息的滑落,一一都被关靖抹去。他抹得十分仔细,就仿佛那些泪水从来不曾出现过。

半晌之后,门外的声音停了。

“中堂。”一名护卫扬声。

“什么事?”

“这家伙没气了。”

关靖露出笑容,拥紧了怀里的幽兰,一面冷声下令。

“给我拖下去,剁了喂狗!”从此之后,那个男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是!”

重物被拖行的声音,逐渐的远去,卧在关靖怀中的幽兰,在那声音消失的同时,也缓缓闭上了双眼。

*********

那夜,月清如水。

幽兰的病情转危,大夫才刚到,她就吐出最后一口气,死了。

关靖愤怒得接近疯狂。

他处心积虑、细细呵护的妹妹,竟然就这么轻易被病魔夺走了。他持着刀,疯狂的追杀大夫,要这无能的医者为幽兰陪葬,还好关老爷及时赶回来,才阻止了他大开杀戒。

否则,他极可能在杀死大夫之后,继续杀尽关家的每一个人。

幽兰的病弱,关家人早有心理准备。这二十几年来,他们年年都在担忧,她是否能活到下个年头。

再加上被劫掳、被折磨,当关靖救回她时,情况已经不乐观了。幽兰的死,在意料之内,却还是伤透了关家父子的心。

几近疯狂的关靖,花费巨资,要做一具寒玉棺,试图永保尸身不坏,要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谁知,在寒玉棺完成的前夕,关家却莫名起了一场大火。风势助长了火焰,转眼之间关家宅邸就陷入火海之中,吞噬了这栋华丽的宅邸,也吞噬了幽兰的尸首,将她化为灰烬。

关靖几度试图闯进火海,却都被人阻止,他咆哮着、呼喊着,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火焰蔓延。

火焰,焚烧着,烧红了夜空。

也带走了那个,他倾心爱恋,却又永远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女人。

*********南国的最南端,有着一座城。

这座城名为赤阳,以气候炎热闻名,因为在运河最末端,又邻近海滨,是南国与异国接触的窗口,城内商业贸易繁荣,人口有数万之多。

那座城离凤城很远。

当然,离沈星江以北的那片广大荒芜的大地更远。

某日深夜,一辆风尘仆仆的马车,趁着夜色掩蔽,在深夜时分驶进了赤阳城。城门的守卫,早已收了大笔银两,识相的睁只眼、闭只眼,只是掀开车帘,瞧一眼里头的两具棺木,随即就挥手放行。

马车达达前行,来到一栋富丽堂皇的宅邸,却未在前门停下,反倒绕到了后门,才停下马车。

后门那儿早有接应的人,一见马车到了,立刻上前来,迅速撬开棺木,抬出里头的尸首。棺木就地放火烧了,不留痕迹,而两具尸首,则是被送进屋里,分别安置在两间准备妥当、隐密安全的客房里。

几日之后,尸首竟复生了!

一口黑褐色的血,猛地呛出口,金凛惊醒过来。在清醒的同时,四肢百骸的剧痛,也开始攻击他,让他几乎因为痛楚而昏厥。

他咬紧牙关,抗拒着晕眩,警戒的观察四周。

一阵沉重的咳嗽声,蓦地响起。金凛转过头去,看见一个全身黑衣、连头上也戴着黑纱笠帽的男人。

男人极瘦,呼息不顺、浮浅断续,看得出来是受了极重的伤,而且尚未痊愈。他的腿上盖着毯子,搁在桌上的手,十指扭折,是酷刑留下的遗害。

咳了半晌之后,男人才缓缓开口,声音异常的嘶哑。

“这认得我吗?”

金凛的身躯,猛地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男人。“夏侯?”男人发出嘶哑的笑声。

“不傀是金凛,我都成了这副模样了,你竟还能一眼认出。”他的笑声里充满了苦涩。

见到原本俊朗的挚友变成这副模样,金凛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那些人对你做了什么?”夏侯寅摇头。

“别提了,都过去了。”

“是因为你策谋救了我,所以才——”

“不。”夏侯寅再度摇头。“救了你只是原因之一,那些人会急着想毁掉我,还有其它缘故。”他又咳了几声,才能继续说话。“不过,也好在我避居到了赤阳城,才能再救你一次。我已改姓风,对当地人来说,只是个性格古怪的生意人,没有人会怀疑,我跟已死在大牢里的夏侯寅有任何的关系。”为了好友金凛,夏侯寅决定冒险,再赌上一次。

所幸,关家的大夫,是夏侯家的旧识,夏侯寅曾因缘际会,救过大夫的儿子,这一回夏侯救友,前后两次的假死之药就是由那位大夫提供。假死之计,虽然冒险,但是只要用得巧妙,就能万无一失,帮助金凛逃过一劫,彻底摆脱关靖。

去见关靖之前,金凛已经将药以及药方,全数交给了大夫,将假死之药含在口中,之后才前往关家,去见幽兰。

想到幽兰,他急着想要起身。无奈,他伤得过重,这么一动,又牵动尚未痊愈的内伤,再度咳出血来。

“别动。”夏侯寅警告。

金凛却不听劝,抗拒着剧痛,勉强撑起身子,还抹掉嘴边的血迹,焦急的追问着。

“兰儿呢?”

“她没事。”夏侯寅淡淡的说道,没有告诉金凛,幽兰服的假死之药,剂量虽然轻微,但是她太过虚弱,被送来赤阳城时,过了该醒的时日,却仍未醒,就像是要永远永远这么沈睡下去。

好在,就在众人几乎要放弃时,药性全然退去,幽兰醒了。

不到几个时辰,金凛也醒了。

“她在哪里?”他焦急的问。

“我安排她,在另一间房里歇息。”夏侯寅回答。“我研究了你的药方,已派人去收药,目前的药,尚可撑上一段时候,你尽可放心。”他已经砸下重金,派人立刻去搜罗药材。

金凛已经挣扎着起身,撑着被打断后好不容易接上的双腿,执意要下床。他脸色惨白,冷汗直流,只要稍微移动,断骨就互相摩擦,造成蚀心般的强烈剧痛。

只是,这并不能阻止他。

“金凛,你该知道,你需要静养。”夏侯寅叹了一口气。两人是多年好友,他清楚的知道,金凛有多么固执。

“我要见她。”

夏侯寅看着他,终于不再阻止,只是淡淡开口。

“她在隔壁。”

话才刚说完,金凛就用颤抖的双腿,艰难的、一步一步走向门口。每走一步,他额上的冷汗,就滴落在地上。他颤抖的跨出房门,来到另一间客房,用意志力强撑着,才能把房门推开。

而后,他的气力就耗竭了。

他颓然倒地,在地上喘息着,双眼却紧盯着那个躺在床榻上,双手叠在胸前、连呼吸都轻浅得接近无声的女人。

兰儿。

他心爱的兰儿。

金凛咬着牙,既然双腿无用,他就用双手,一寸又一寸的移动自己的身体。短短的几步路,对现在的他来说,漫长得有如千山万水,他身上的伤口,甚至还迸裂开来,渗出鲜血,将地面染红。

许久之后,他才来到床畔。

床榻上,幽兰睁着眼,脸儿白得像雪。她平静的样子,就像是正在作着一个谁也不能打扰的梦。

直到看见她安然无恙,金凛才确定,自己真的活了下来。

倘若,她不幸香消玉殒,他也早已决定,要追着她一同下了黄泉,绝不一个人独活。

如今,她活着。

他颤抖的伸出无力的手,用最虔诚、最谨慎的动作,轻轻的将她的小手,纳入他的掌心之内,在心中暗暗发誓。

只要她活着的一天,他的整个人、整个世界,就是为了她而存在的。他会陪着她、照顾着她,直到地老天荒。

今生今世,他不会再放开她的手。

金凛靠在床畔,注视着那张娇弱的容颜,就算是气力逐渐耗尽,也不愿意离开。他就这么望着她,握着她的手,直到他体力不支,再也无法维持清醒,在她床边昏了过去。

就算在昏迷中,他的手,仍紧紧握着她的手。

永不分开。

*********重伤痊愈后,金凛带着幽兰离开了风家宅邸。

他亲手在海边搭建了一座牢靠的木屋,虽然称不上奢华,但是简单朴实,因为处处用心而显得舒适。

门外,还有着一座花园,正在培育着一种,原本生长在较北方、夏季时会绽放紫色花朵的植物。

他们在此定居。

每旬一次,夏侯寅会派人送来食物与饮水。有时候,他也会亲自前来,跟金凛共同讨论未来的商业布局。金凛的思虑深远、目光卓绝,对夏侯寅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

只是,他仅提供意见,帮助夏侯寅分析判断,却从不参与商事,更不愿意离开海边小屋一步。

不论任何事情,对他来说,都比不上幽兰重要。

为了她,金凛舍弃了权势、舍弃了财富、舍弃了责任、舍弃了他的族人,还有他的国家。

他的余生,已决定为了幽兰而活。

她的身子虽然好转,却还是十分孱弱,偶尔会有反应,却从不曾对他说过半句话。

金凛耐心的等着,仔细守护着她。

白昼时,他会牵着她的手,在沙滩上漫步。起风时,他会将她抱在怀中,用肌肤温热她,不让风沙刮疼她细腻的肌肤。

闷热的夜里,他会解开她的发,宽厚的大掌握着木梳,仔细的、小心的,像是捧着珍宝一般,捧着她的发丝,轻轻的为她梳发。

有星光的夜晚,他为她在沙滩上,捡拾最美丽的贝壳,靠在她耳边,听着贝壳里头,如海潮般的呼呼风声,告诉她那是贝壳的魂魄,还怀念着海洋。

日升日落,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

他们寻见了平静。

他的整个世界,只剩下她。她一个人。

尾声

日复一日。

不知过了多久,当过往的记忆,那些关于血腥、痛楚、泪水,都渐渐模糊的某一天。

那天,是夏季最炎热的一天。

紫棠花终于培育成功,在南方的海边,也能看见紫色的花朵,随着海风轻轻摇曳,散发着清淡的芬芳。

幽兰走在紫棠花中,步履轻缓,她伸出手,抚过柔嫩的花瓣。阳光穿透她单薄的白衣,照亮她柔润的脸庞。

金凛从小屋中走出,拿着一顶草编的帽子。天气炎热,他担心她纤弱的身子会耐不住暑气,一见她出门,立刻就追了出来。

他提供给夏侯寅的意见,赚进了大笔银两,夏侯寅坚持按例分红,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足以供应他跟幽兰过最富裕奢侈的日子。

但,他们还是留在这里,他只愿意亲自守着她,不让旁人代劳。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将她的一切,看得比他的性命更重要。

“兰儿,”他轻唤。“别走远了。”他走上前去,注视着那娇小的身影。

她没有回头,手里有着几朵紫棠花,清瘦的身影跟眼前碧蓝的海洋,衬得有如一幅色彩鲜明的画。

“兰儿。”他又唤了一声。

她缓缓的,回过头,看着那个总是跟在身后的男人。

曾经,这个男人是如此模糊,但,不知何时,他的面目又再次清晰。

那时,他带来的伤痛,让她封闭自己,不去听、不去看、不去感觉。但是,日复一日,他无微不至的深情守候,终于教她无法视而不见。

她曾试着恨过他,却怎么样也没有办法。

他几乎不求回报的照顾着她,甚至抛弃了一切。

所以她继续保持沉默,原以为,她毫无响应的沉默,总有一天会让他放弃,但他从未离开,也从未放弃。

灿灿金阳,将他脸上的疤痕照得更加鲜明。

这些日子,她渐渐想起一切,也更加无法继续保持漠然。

海风扬起,他朝她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替她将发丝撩到耳后,替她戴上遮阳的帽。

“日头大,别晒伤了。”

他低沈温柔的嗓音,包围着她,幽兰闭上了眼,一颗心不由自主的颤抖。

然后,她抬起了头,含泪对他露出了微笑。

有那么一瞬间,金凛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被晒昏了头。

他看见幽兰抬起头来,注视着他,然后对着他,静静露出微笑。

原本,他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她的笑容。

那朵微笑,深深震撼了他,让他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就怕稍有动作,就会吓着了她,让那朵微笑消失。

有多久了?

他几乎要忘记,自己是多么渴望,再见到她的笑。

这是梦吗?

是因为他太过渴望,而产生的幻觉吗?

天可怜见,即使是幻觉,他也感动得难以言语!

不论是梦,或是幻觉,那朵微笑没有消失,幽兰甚至伸出手,轻抚着他的脸。一切美好得让他心痛。

“凛。”她用柔柔的声音,轻轻叫唤着。

他闭上眼睛,全身颤抖着,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落下泪来。

终于!

终于,她愿意开口了。

终于,她愿意再度呼唤他的名字。

他艰难的几度张嘴,半晌之后才能挤出声音。他有太多歉意、太多懊悔,必须对她说明。

“兰儿,我——”

柔软的小手,捂住他的嘴。

“嘘,别说。”她望着他,轻轻摇头,眼里也有泪。“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金凛的身躯颤抖着。

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即使他曾经那么残忍的伤害她。但是,到了如今,她还是选择了原谅。

她对他的深情,让他的心疼痛着。

金凛低下头来,吻着她的手心、吻着那个烙痕。最后,才拥住柔弱的她,俯身轻吻着她的唇。

那些伤痛、泪水,都已随风而去。他们拥有的,是彼此、是未来,往昔的恩恩怨怨、国仇家恨,再也与他们无关。

因为仇恨、因为误解,属于他们的幸福,延迟了许久许久。

直到如今,他们终于能够如愿。

幸福,降临了。

【全书完】

《幽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D586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D586小说网!

喜欢幽兰请大家收藏:(m.d586.com)幽兰D586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无敌剑域 放开那个女巫 武动乾坤 重生校园女帝:裴少,慢点撩! 飞天 无尽武装 重燃 女神的超级赘婿 儒道至圣 末世召唤狂潮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魔武邪神 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 忍界决斗场 天官赐福 傲世九重天 盘龙 犯罪心理 主宰之王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经典收藏 春暖香浓 凤门嫡女 农女倾城 神医嫡女 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 纨绔世子妃 农家悍媳 恭喜王爷之王妃有喜啦 萌妃当家:邪王,请接招 神医傻妃:鬼王的绝色狂妃 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非主流清穿 武将宠妻手簿 金玉良颜 欢喜记事 本宫为妃不为后 侯爷说嫡妻难养 掌中之物 娘娘嫁到:陛下,好生伺候! 宠妾为后
最近更新 大唐验尸官 农家福宝三岁半 大宋清欢 千面风华庶女妃 王的女人谁敢动 医妃惊世 长姐她富甲一方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大月谣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飞鸿雪爪 锦衣玉令 藏珠 权臣总想骗我跟他私奔 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清穿之四爷养成记 嫡女重生:皇后很嚣张 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 重生长姐种田忙
幽兰 典心 - 幽兰txt下载 - 幽兰最新章节 - 幽兰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