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关心则乱

首页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 恃宠生娇 咬定卿卿不放松 阁老继妹不好当 重生六零好时光 人参养灵芝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邪医毒妃 重生六零纪事 邪冰傲天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关心则乱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txt下载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终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初晨的第一抹微光给土黄色的山坡洒上一层青灰的凉意, 将士们的玄色铠甲蒙起了浅浅白雾。霍不疑从假寐中醒来, 见彻夜抱剑守候自己的侍卫面露疲色,便让他也去歇息会儿。

昨夜,他们奋力疾驰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在天亮前赶到王延姬所说之地。田朔要截杀次日经过的太子一行, 他们就埋伏在田朔可能设伏之处的上风口。安顿好一切后, 甚至还能休息半个时辰,以逸待劳的等待田朔。

霍不疑甫一走动,发觉自己肩头沾湿一片,抬头看见头顶湿润的树叶时微微一笑,他想起五年前的初春那晚, 当时离他的婚期不足一月。

女孩坐在栽满红菱花的窗边奋笔疾书, 她立意在出宫备嫁前写完功课,已经累了好几晚了;他站在不远处的花树后, 静静望着自己心爱的女孩, 任凭沾着露水的花瓣落在肩头——那也是他决意动手的一夜。

他知道, 自己一旦开始布置, 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宫灯憧憧, 宫廊深深, 他在光影斑驳的暗夜中缓缓走着,庭院中花香浓郁,时不时传来小宫婢的嬉笑声。恍惚间, 他仿佛回到了童年。那时, 他阖家美满。

长兄俊秀英武, 白袍银枪,不但是一员屡经血战的少年将军,还是满城小女娘的梦中郎君;次兄力大无穷,最爱抱着自己抛接玩耍;三兄才刚十岁,却已能双臂开弓,例无虚发。长姐温柔贤淑,已备好了精致的嫁衣,次姐机灵爱笑,还有威严的父亲,慈爱的母亲……

然后,他们都没了。

只剩下他一个。日复一日啃噬着刻骨的仇恨,在绝望与孤寂中等待复仇。

后来他慢慢打听到亲人们的死状。

长兄力战而亡,被一斧砍去了头颅,次兄被信任之人暗刃入腹,三兄万箭穿心;母亲和两位阿姊为了不受凌|辱,自尽而亡。

当时他满心想着,该了结了,从他六岁开始的噩梦,该了结了。正是在这样浓烈的恨意下,他才决意奋不顾身铤而走险。

如今想来,当时的自己像是着了梦魇,满心都是孤注一掷的疯狂。可是,难道父母兄姊会愿意他拿自己去换凌氏兄弟的狗命么?他们不配。

父亲以前是怎么教导他的,人行正道,鬼祟才走邪路;任凭烈火焚身,也不能失却本心,摒弃光明——再大的恨意都不值得以自己为代价。

那个女孩曾说过,他很重要。

“少主公,斥候来报,他们离此处不到五里了。”张擅上前抱拳禀报。

霍不疑反问:“派去截住太子殿下的人有消息了么?”

张擅说还没有。

霍不疑折了下眉心,然后淡然道:“把大伙都叫醒,听号令行事,不许妄动。”

张擅领命而去。

从马背上拿下心爱的兵器,如凤凰展翼般的鎏金战戟在晨光下绚烂无比,霍不疑轻轻抚摸上面隐泛血光的铭纹。神兵有灵,饮多了敌寇之血,自会凶气四溢,他记得自己第一回上阵杀敌还是养父御驾亲征时。

——当时,皇帝紧张的看着自己亲手抚养长大的清瘦少年领命出阵,掩饰不住的满脸忧心,御帐中众臣还以为前方军情不妙。

五年前,当皇帝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满脸痛苦之色。当时他心中冷硬麻木,直到流放在外时,才想到养父心中的苦痛怕不比少商轻。

皇帝在自己身上花的心血比哪个皇子都多,如何排兵布阵,如何诱敌入毂,如何步骑配合作战,都是手把手教的……难道就是为了让他给凌老狗陪葬么。

张擅安排一切后回来,看见霍不疑看着兵器沉默不言,十分善解人意的上前进言:“少主公是在忧心小女君么?您放心,有阿飞跟着呢,决、不、会、有事的~!”

霍不疑瞥了他一眼,戏道:“这是自然,你不是偷偷吩咐阿飞,‘一看情形不对,哪怕把人打晕了也要带她逃出来么’。”自己这位心腹看似老实木讷,实则花花肚肠不少。

张擅讪讪的:“原来少主公都知道了。”

霍不疑抬头望向日出的方向,微笑道:“你放心,我等今日之战必能大获全胜。等回去,府里就该筹备喜事了。”

女孩总说自己生来倒霉,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小小年纪就家破人亡。不过,他此时有一种直觉——他俩的厄运到此为止了。

以后,他们会否极泰来,一生平顺,相守到老。

初升的日头爬至山顶,温暖柔软的金色清辉落在青年将军身上,他锐利的目光,高大的身影,淡然的神情,给了后面将士莫大的信心。

尤其是其中的五百精兵,都是久经血战之士,在霍不疑麾下不知战胜过多少强敌,俱是坚信,此战也不过是给年老跟儿孙们吹牛时添上一笔谈资罢了。

晨曦同样照到下方道路上,作为伏击的一方,田朔竟然此时才带着军队姗姗赶到;看着下方吃饱喝足尚且睡眼惺忪的队伍,上坡的伏军均露出不屑的笑意。

怀有同样忧虑的还有下方队伍中的一名紫面大汉,他脸上还有一片烧灼的疤痕。作为跟随公孙宪亲临战阵的老将,他忧心忡忡道:“公子,我等此时才来,也不知前方情形如何。唉,我等实在应该昨夜就赶来的。”

田朔骑着高头大马,得意洋洋:“你怕什么,细作不是来报过么。照那狗太子的脚程,今日中午才能到此处。我们现在赶到,有几个时辰布置陷阱,不是刚好么?!”

紫面大汉无奈。

他对公孙宪忠心耿耿,当田朔说要为父报仇时他本是满心同意,但后来根据王延姬的计策一步步闹到这般田地,他却生出一股不安。

引诱史新叛乱的那笔巨大财宝是公孙宪穷尽一生积攒的,原是为了保证爱子一生衣食无忧;煽动徐州各郡的豪族激烈反抗度田令的暗桩,组织近千人马的兵械粮草,都是他苦心孤诣多年安排下的——进可保田朔将家族发展壮大,于豪族世家中获得一席之地,退可保他逃之夭夭,在滇南土司或塞外单于处获得有力庇护。

公孙宪一生阴险歹毒,害人无数,但对田朔母子却是一片真心实意。

然而,当田朔为了完成截杀太子的布置,宁肯放过杀害老主人的凶手之子袁慎时,紫面大汉隐隐察觉小主人对惨死的老父并不如何牵挂。

但是,他还是得遵循老主人的吩咐,尽力护住田朔。

紫面大汉望向身后行走松散的队伍,愈发忧愁——

他见过精锐行军时的样子,如今他们看似人多势众,但其中一千人是临时组织起来,不过草草训练了数月。之前在密林中包围袁氏部曲,寡众悬殊的情形下依旧打的手忙脚乱,最后还得老主人亲自训练的五百死士出马,才打垮了袁家,逼其投降。

相比战力,更让他担忧的是军心。

虽说眼前这帮亡命之徒在财帛与前程的许诺下愿意死战,但其实不少人都心里有数,如今天下大势已成,在中原腹地行此大不韪之举,恰似在汪洋大海中堆薪点火,便是偶然觅得良机,最终也难成气候。

待会儿与太子一行激战起来,若是轻易取胜就罢了,但若是久战不胜,需要以命相搏呢?到了最后关头,别说这一千人,就是那五百死士,真正愿意给田朔当肉盾的,也不知能有多少,毕竟人走茶凉啊。

正当紫面大汉心中乌云密布,前面忽然有人大喊——“那是何物!”

他连忙抬头去看,只见上方山坡闪烁着冰冷的寒光,然后漫天的银色丝线飞一般的飘了过来。他心头一颤,厉声大叫:“是箭雨!前面有埋伏,快伏倒!”

然而已经晚了,箭簇藉着顺风迅速落下,田朔的人马虽有迅速举起盾牌抵挡的,但也有相当的数量在猝不及防下被射中身体。瞬时间,哀嚎怒骂充斥周围。

紫面大汉咬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知道己方已经落入陷阱,立刻让心腹放出信鸽,示意埋伏在郭村的暗线赶紧放火,同时指挥队伍奋力抵抗。

三轮过后,几千只利箭射完,田朔的人马虽然死伤过三成,但剩下的部属也松了口气,当他们打算反冲山坡时,头顶上忽然出现几十枚高高抛出的黑色圆石,起先他们还不明所以,然而随即炸开的爆裂冲击力与火焰立刻将适才的哀嚎扩大了十倍不止。

田朔惊慌失措,连马都勒不住:“这,这是怎么了?……我们该怎么办!”

紫面大汉沉声道:“公子不必惊慌,我看对面人数远少于我,待属下整顿阵型,反击回去就是了!”说着,他一面让心腹喝令阵型,一面让几十名最死心塌地的死士护着田朔。

让哭爹喊娘的部属镇定下来,紫面大汉开始号令反冲,忽觉左右两面的山坡传来隆隆踏蹄声。抬眼看去,只见山坡上冲下两队凶猛的重装起兵。骑兵加上马匹的重量,加上疾驰过来的冲击力,让人感到大地都在震颤。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全副武装的黑甲骑兵有如重锤砸入柔软的腹部,冲散了紫面大汉刚排布起来的阵型。骑兵中一名玄甲将军长身劲力,挥舞着一把灿烂若金的巨大兵器,周遭无人能抵其一己之力,宛如天神降世。

烈烈朔风中,只见此人长眉乌发,骁勇英俊,正是霍不疑。

一力破千巧,在这种绝对的恐怖力量面前,便是擅长用绳勾刺杀的死士也难有还手之力。然后,山坡上又冲下许多步卒加入战团,三五成阵的围住田朔人马。

其实只是驱退敌军并不难,麻烦的是这群亡命之徒散则成匪,极可能贻害乡里,残杀百姓;霍不疑有心全歼,只得不停的来回包抄,不断堵住他们逃散之路。

人一旦没了退路,反而凶悍起来,于是两边陷入了死战。

这时,不远处的村庄冒起冲天火光,烈焰腾起滚滚黑烟,仿佛将天际都熏成了墨池,田朔见势大喜,让紫面大汉赶紧护着他先逃。

霍不疑看见远处的冲天大火,心中大恨,果然最担忧之事还是发生了!一时间,素来果决善断的他,也忍不住踟躇——是继续围剿田朔,还是先去救火呢。

正当他犹豫不决,山坡后忽然冲来另一支队伍,人数约莫两三百,正是程少宫东拼西凑起来的乡勇。不过这些乡勇不曾经过正规训练,轻率加入战团反而容易坏事。

弄虚作假是神棍的看家本领,少宫索性下令将树枝栓在马尾后,在四周扬起层层尘土,远远看去,倒似有几千人马。

果然,见此情形,原先负隅抵抗的反贼们心慌意乱,打的头昏脑涨之际,他们也无法分辨真伪,随着此起彼伏的惊呼——‘不好,他们的援军来了’,‘快逃啊,我们完了’,紫面大汉再有威信,也无法喝令他们组织阵型抵抗了。

此后,便是单方面的歼灭与投降了。

霍不疑在马背上左劈右刺,忽见一群精锐的死士护着田朔往外冲杀,他眸色一沉,当机立断,策马奔到他们跟前。

田朔怒吼:“霍不疑,你我无冤无仇,你不赶着去救村民,非要致我于死地不成?!”他还不知道少商也在那里,不然估计能喊的更卖力。

霍不疑面沉如水,冷冷道:“告诉你几件事——李氏屋堡下面的地宫塌了,王延姬死了,田氏屋堡正在被官府彻底清查,还有……”他每说一句,田朔的脸色就惨白一分。

最后,他朝那名彪悍无比的紫面大汉讥诮一笑,“你的老主公,不是袁沛杀的。”

紫面大汉的瞳孔瞬间收缩,杀气几欲破眶而出。

霍不疑仿佛洞悉心机一般,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是我杀的——我将他生擒后,断其四肢,斩其头颅,剖其心肝,祭奠被刺杀的两位大将军在天之灵!”

紫面大汉睚眦欲裂,怒吼一声‘我等受主公大恩,此时不为主公报仇,更待何时!来呀,随我杀了他’,然后疯了似的向霍不疑冲去,随行的死士素来以他马首是瞻,再没人管田朔死活,纷纷冲杀而去。

此事正中霍不疑下怀,身旁的侍卫训练有素,迅速分作两路,一路护在霍不疑身旁抗敌,一路绕到后面,轻而易举的生擒了田朔。

几个来回后,霍不疑看准对方破绽,凝神沉气,一记劈空斩将紫面大汉立斩马下。此后,反贼们群龙无首,迅速被围歼擒拿。

霍不疑留下人手善后,迅速奔去郭村,饶是张擅一直在旁劝慰,他依旧心慌意乱。好容易赶到郭村,只见火势已被扑灭大半,霍不疑挡开一路跪地磕头的村民,最后在人群中捞出满身灰土黑不溜秋的女孩,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一把将她搂进怀中。

周围的百姓与部曲们见状,便是疲惫与烧伤在身,依旧放声大笑——

自来,保家卫民,英雄美人,总是千古传诵的。

……

风平浪静后的次日夜晚,徐豫两州交界处的广阔平原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营帐。

西侧的一处伤兵营内。

“你别哭了,又没烧在脸上?哭什么哭!”张擅大马金刀的坐在榻前,手上剥着橘子。

“我又不是哭这个!”梁邱飞躺在榻上,敞开的胸口涂满了烧伤药膏,“我对不住少主公,对不住小女君!都是因为我,少主公才放过骆济通!差点酿成大错!”积存在他心中许久的愧悔,终于在伤后爆发出来。

张擅剥出橘瓣,塞了两片在梁邱飞嘴里:“这不是没事么,还让少主公有由头提前去见小女君。这回你又舍身救了小女君,少主公再不会怪你的。”

“呜呜呜,是我有眼无珠,以为骆济通是端庄贤淑的好女子!哪怕少主公说了她的所做作为,我还以为她有苦衷…呜呜呜…”梁邱飞含着橘子,哭的梨花带雨。

张擅慢条斯理道:“说到底,还是你们兄弟俩见女人太少了。少主公自己过的清心寡欲,没有半点烟火气,你们兄弟俩也跟出家修道了似的。阿起好歹还有四个红颜知己,你怕是连女娘的手都没摸过吧?”

“别提那四个红颜知己了!”

“别怕,日后兄长我带你去见见世面,什么中原的娇娘,西域的舞女,南越的歌……”

“我不去,打死也不去!你这不正经的家伙给我滚出去!”

……

南侧大营。

“你们俩别叹气了。有什么好叹气的,楼缡是被蒙在鼓里,我出来时堂姊也好好的。”程少宫快乐的啃着何昭君藏在地窖的蜜桃——这季节能吃到鲜桃可不容易。

楼垚叹道:“你少吃几个,当心腹胀。”

班嘉愁眉苦脸:“你知道什么!现在外头乱作一团,姎姎焉能毫无所闻,她大着肚子,受了惊吓可怎么办?!”

“我也是。”楼垚道,“唉,原以为这回立了些微功,以后昭君能少发些愁。如今事情揭穿开来,王延姬是从楼缡处知道你们的行踪,难免让人心生怀疑。”

“你们两个吃饱了撑的瞎操心。”程少宫喜孜孜的又捧起一只桃子,“你们要是心里放不下,不如我替你们卜一卦。”

“……还是算了吧,书上说要‘不敬鬼神敬苍生’。”

“我,我也算了。姎姎说你的卦…时灵时不灵,不如不算…”

程少宫大怒:“你们不愿意就算了!”

楼垚赶紧换话题:“说起来,你也老大不小了,就算不肯成婚,也该举业了吧。”

程少宫放下桃子,也叹道:“等嫋嫋嫁人后,我打算出门走走,去看看大好河山,见识见识风土人情。到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现在嘛,全无头绪。”

“不如,你给自己卜一卦?”班嘉怯生生的。

程少宫:……

东侧大营。

“你到底要躺到什么时候?少商已经问过你好几回了。”霍不疑坐在病榻前,不悦的看着榻上病人。

袁慎全身酸软,奋力瞪回去:“我饮你家汤药了么,吃你家粮食了么?你絮絮叨叨什么!”

霍不疑道:“虽未吃用我家的,但你累的吾妇牵挂了。”

袁慎捂着自己低烧的脑门:“是少商让你来看我的吧,你告诉她我没什么大碍。倒是太子殿下,得赶紧回都城。”

“还用你说。”霍不疑道,“行了,我回去了。”

“慢着。”袁慎忽然叫住即将出帐的霍不疑,“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他撑着胳膊,费力的从床榻上坐起。

霍不疑放下帐帘,驻足等待。

“五年前,你被流放了,少商则大病一场——这你知道吧。”袁慎牢牢盯着他。

霍不疑垂下眼睫,低低道:“我知道。”

“那时,我常去看她,但她成日昏迷不醒。她倔的很,多数时候都咬紧牙关,多难受都不哼一声。”袁慎神情低落,“有一回,她魇着了,嘴里说起了胡话……”

他看向门边的高大青年,“她在梦中说,‘你带了我去吧,别撇下我一人孤零零的,要死我们也死在一处,别丢下我一人’。”

霍不疑搭帐帘的手指微微发颤。

袁慎继续道:“这话少宫也听见了,是以他一直不赞同我与少商的婚事。也是听了这话,我才明白少商心底的真意。你说对了,少商看着机灵,其实傻的很,自己的心意也弄不清。”

霍不疑忍气:“你为何不早说?还执意要娶她!”

袁慎倏的躺下去,拉过被褥裹连头连脑的裹住自己:“……我为何要说,难得有机会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凭什么要我高风亮节成人之美!等过上几十年,我与她儿孙满堂了,她心里就只有自家人了,你不过是她少年时的一段老故事罢了!”

霍不疑气的胸膛起伏。

从被褥中传出袁慎轻轻的话声:“……其实说与不说,结局还是一样,她终归放不下你。”

“我一直以为少商与我很像,其实我错了。因双亲之故,我深厌‘情深似海至死不渝’这种事。我自小认定,太过深挚的情意,是利刃,是剧|毒,会拖累大好前程,会消磨雄心壮志。夫妻嘛,相敬如宾就好。”

“可少商不是。她常说自己凉薄自私,可是不经意间,又会感慨‘如万太公与万老夫人那样,哪怕只有短短十余年缘分,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了’——你们才是一样的人。”

……

中军大帐的北面侧营,太子休息处。

“殿下三思啊!”一名东宫属官大声谏言,“如今抗乱度田的大姓兵长还未肃清,蜀郡叛乱还未平定,殿下不宜在外久留,赶紧回都城要紧啊!”

“正是!”另一名大胡子僚臣也附和,“殿下绝不可在外继续逗留了!”

太子冷着脸,愤恨道:“孤原本打算走访的几处尚未走完,区区几个公孙氏余孽,就想让孤落荒而逃,休想!”

“这怎是落荒而逃呢!”东宫属官焦急道,“殿下是千金之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殿下不要置气啊!”僚臣的胡子都快被自己拽掉了。

“孤不走,孤决意不走!汝等休要再说!”太子冲两名心腹发了通脾气,一转眼,看见抱着食笼缩在一角的少商,冷声道,“怎么?你也来劝孤回都城?!”

不等少商张嘴,那位东宫属官忙道:“程宫令……哦不,程娘子,你快劝劝殿下吧!”

那位大胡子僚臣也道:“不如请霍侯来劝殿下!”

“两位大人稍安勿躁。”少商满脸堆笑,从食笼中端出一碗汤,“殿下连日劳累,不如先用碗补汤,添添元气。磨刀不误砍柴工,殿下保重身体,才能四处查访啊。”

太子不接汤药,瞪眼道:“外面说我暴戾狭隘,对豪族官宦刻薄寡闻,很多人都恨我……你都听说了吗?”

“那可不是。”少商笑意盈然,舌灿莲花,“殿下要是肯赏他们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奴仆,他们定对殿下歌功颂德。若这还不够,再将半壁江山送给他们,他们必会将殿下当祖宗了!如今的事情,说白了,是朝廷与豪族争夺天下的人口与土地,说两句坏话算什么,他们不造谣殿下是三个鼻子八只眼睛的鬼面恶煞就算客气了!”

东宫属官与僚臣都笑了起来。

太子稍敛怒气,接过那碗汤药一饮而尽。他看着少商,又道:“父皇有意让子晟任一州之牧,去地方上历练几年,孤怎么听说子晟不愿意——是不是为了你啊!孤听闻你一天到晚想找个清净地方去捣鼓火油暖房什么的,子晟莫不是为了你想退隐朝堂?!孤可告诉你,妇道人家的,相夫教子是本分,不许拖男人后退!”

少商连忙喊冤:“这谁说的,冤死妾身了!殿下明鉴,这纯属无稽之言!”废话,霍不疑尚不满三十,就要当州牧这等级别的封疆大吏,怎能不推辞一下意思意思。

她见太子眼如铜铃,连忙放柔语气:“殿下啊,您想,妾身自来受惯了荣华富贵,怎么熬得住荒山野岭的清苦!殿下放心,只要殿下用得着,霍大人定然誓死追随!别看他对妾身海誓山盟的,其实在他心中,殿下比妾身重要多了!”

其实霍不疑还真有逍遥山河的想法,但她知道这日子还远得很。

太子想起五年前那场动乱,霍不疑为了扶自己登上储君之位,连最心爱的女子都顾不得了,顿时得意之情油然而生,怒气消散大半。然而不知为何,他感到一阵困顿袭来,扶着额头道:“孤,孤怎么觉得有些发困?”

少商一脸热切关怀:“殿下连日操劳,疲惫非常,这是累劲上头了。这位黄门大人,赶紧的,快扶太子到后头寝帐歇息…快快…!”

太子被两位宦官扶走,三人在后目送。

那位东宫属官闲闲道:“程宫令,那碗汤药……”

少商依旧维持着甜笑:“那是安神汤。宣娘娘后来老睡不着,喝这个最管用。除了安睡,别的坏处一点没有。”

大胡子僚臣道:“信函上说,陛下的使者与大越侯已经赶来了,不日就到姚县,到时咱们将太子殿下往那两位手里一交,就算恪尽职守了。”

少商转过头来:“我可先说好了啊,回头太子责罚妾身,您两位要替我说情,不然以后别说我亲手酿的好酒了,我还要说这主意是两位大人出的!”

两位大人连连苦笑,心想有霍不疑在,太子对这程小娘子最后必然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能责罚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忙不迭的答应。

料理完中二太子,少商开开心心的从营帐中蹦跶出来,不防霍不疑正站在帐外,她愣了下,而后心虚道:“……你,你听见我适才说的话了?”

霍不疑横了她一眼,表示全都听见了。

“你来的正好,我有话跟你说。”少商想起一事,笑眯眯的拉他往远处走去。

这晚月色正好,夜幕如缎,微风清冷怡人。

两人走离人群与营帐,在一块巨大平坦的山石上坐下。少商从袖中取出一物,托在白生生的掌心,笑问:“你看这是什么?”

霍不疑扫了一眼,看见熟悉的细线团,顿时有些不大自在。

少商轻叹:“你将它缠在手腕上这么多年,我看过摸过不知多少次,却愣是想不到这是什么。以前老有人说我不学无术,我不服气,现在想想,这话还真没说错。”

霍不疑俊美的脸庞微微发红,反问:“现在你想出来了。”

少商幽幽道:“也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若非那夜你在地宫中猜测李阔夫人没死的那句话,我还不知要傻到何时呢。”

霍不疑低头不语。

“这是琴弦。”少商将掌心的细线缓缓拉开,凝视身旁的男人,“而且,这是‘少商’弦,对么?”

霍不疑向女孩深邃凝目,眼波温柔:“……对。”

“那时,我总担心与你情深缘浅,将来不免分离。”他接过那根琴弦,熟练的往自己袖口绕去。单手束弦居然也能轻易缠好,显然是不知缠过多少遍了。

“后来,我们果然天各一方。”他看着自己袖口的琴弦,难抑悲苦之意,“看着它,我方觉得心中还有一处是热的。”

少商静静的看着他,良久才道:“阿狰,今夜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一句我许久之前就该跟你说的话。”

霍不疑转过头来,认真听着。

深秋的寒气让人脾肺清朗,广阔寂静的中原旷野,仿佛一座用粗糙原石砌垒出来的萧瑟神殿,数千年如一日的供奉着缄默古老的神祗。繁星满天,深蓝色苍穹宛如缀满了宝石,美的惊心动魄。

“阿狰,你身负深仇大恨,却依旧能够淡泊仁善,心怀光明,你过世的双亲与兄姊在天有灵,必以你为傲。”

“阿狰,这些年来我做错了许多事,伤过你许多次,可是你从未对这人世间的真情心灰意冷过。你至情至性,心如赤子,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男人。”

“阿狰,能遇上你,我三生有幸。”

霍不疑感到一种近乎疼痛的喜悦。

然后,他吻上了那双似有水汽氤氲的挚爱双眸。

(全文完结)

※※※※※※※※※※※※※※※※※※※※

1、本来昨天就该发出来的,但是台风‘米娜’正面袭击了某关家乡,暴雨连日,创了十年来最高纪录。全国欢庆国庆时,我们在抗台。仔细想想,也是很励志了。

-

2、本文从18年10月5日开坑,到今日完结,刚好一年结束。对于某关这种懒鬼而言,简直比抗台更励志了。

-

3、出版的话,可能会有些修改,但某关懒得很,说不定就不修改了,大家心里有数就好。

-

4、这部小说,是我的一个尝试。如今的JJ的古言,多是搞事业中夹杂谈恋爱,我忽然想写一本纯粹彻底的关于感情的古言小说,于是就有这本《星汉》。

中间有些腻腻乎乎的章节,谢谢大家包容。

-

5、这可能会是我写的一本最理想主义的古言小说了,充满了热血,信义,忠诚与友爱。

-

鞠躬,大家番外坑里再见吧。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巨鲸烩什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江離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bcdefg、丽格海棠、南李、薄荷茫然、然然、瞌睡的猫、aka潤物、Jie Yang、jamielx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春泥 2个;字塔开灰机、款款而行、元素蝴蝶、深海之澈、raysnow、辛夷花开柳稍黄、冥姬、5030907、立夏、糯米、北方以北、yy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aci 4个;P、momo、叶子、水孩儿、禅心、燕麦、花骨朵儿、城中城堡、矫情。、yanertu 2个;去M18、llpphhddxx、Justsoso、语笑嫣然莫兮、bobo、一舟只负一人重、maddymar、张莹、酸豆角炒肉超好吃、Joyce、郁闷的瑾兮、东风好、21619175、cksd529、Sophia?、天上舞、如意娘、粒粒啦、夜雨芭蕉、等到花儿都谢了、leen_lxt、冰冰的果然冰、So_NG、妞妞牛、Ninosub、瞌睡的猫、_无心睡眠、繁缕、举杯邀明月、云清、快乐人生、不疑老公是狰、要吃布丁啊!、芒果超甜@、38961205、qn、qiqicici、鸠tiffany、nancy、嗷嗷嗷很凶、幺趴九、杨柳人家、边度、红米肠、荷花淀、Puppy271、鱼粉、爱吃泡面的鱼、墨染、活力于沛、36638506、28017581、小丽、棉花、关大今天更五章、雪、Peachhhh、曾丽云、木木夕、明眸、桃之夭夭、shirely、3379445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悠悠 179瓶;羽卒的蔷薇花园 92瓶;昵称随便取 80瓶;Nicole、风陀 70瓶;喵了个猫 65瓶;喜多多_ 64瓶;柒贰玖 63瓶;晓倩、芃芃黍苗、文刀亦心 50瓶;水晶莹 42瓶;19306180、clzmpess 40瓶;八喜 32瓶;gardon2003、晚七、谆谆不语、轻、云小奕、小熊、annie、殷家闺女、Gabriela1994 30瓶;肉桂圆吃搅搅糖、absolut 27瓶;书虫虫虫虫虫、智慧 24瓶;abcdefg 23瓶;喵喵喵 22瓶;RuiYan^、石头、君雨沫、一舟只负一人重、德鲁比、似水流年、小丸子的小丸子、野原新支文、25972325、霏宝宝、桔小梗June、腓腓、33149383、gr767676、波光潋滟cxm、槐夏二十八、Lily、寂言、20071209、lingling、鬼宿、素问、猪猪 20瓶;臊子面的脑残粉、布布布布的丁 19瓶;鱼儿、青瞳 15瓶;曦曦 14瓶;siguimei、小雨夫人、秋霖、3111783、奔跑的蜗牛、风影、123、画纱、辛夷花开柳稍黄、gn.、21109940、我爱元宝宝!、小鱼、初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Zeng、?Susie?、18614244、fjr、活力于沛、随风、爱囤货的小巫婆、简单生活、花好月圆、hellojuly、25660289、xiaomai221、yahe2@sina.com、甄蓝、susie、欣欣然、糖炒栗子、RAIN、romost、Ruth、芒果超甜@、小捷、等更新、老猫、语笑嫣然莫兮、默默、暴风雨里的闪电z、一锅芝士、leen_lxt、红楼撷英、孤单的晚灯、小二黑熊二、未央、沉蜜、llpphhddxx、风雨过后 10瓶;可人、aka潤物、油菜妈妈 9瓶;MyCissy、禾叶 8瓶;花花海洋、黄大妈瘦了、安久 7瓶;0刹那之殤0、炸毛兔 6瓶;dahuamao、19579251、酒窝、要吃布丁啊!、湘貓、朝衣染御香、3190558、孑然、mo、ruogufang、春华秋实、35782880、猫、神一样的修理工、静默颓败 5瓶;猫大人 4瓶;风清、温柔、晶晶晶、饱汉子、南李、laye、qingyun 3瓶;阿糖、21046233、lenfen123、小麦、33752596、Jessica 2瓶;玉娇龙27、晓藤、美娇袅、cyyp、毛豆子128、铜豌豆、小为姐、黛月儿、读者之中、你大爷我永远是你亲大、云海烟波、七木、蒲扇、筱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无错章节将持续在D586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D586小说网!

喜欢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请大家收藏:(m.d586.com)星汉灿烂,幸甚至哉D586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万古神帝 武极天下 谍海猎影 修仙狂徒 妙手小村医 我欲封天 龙血武帝 都市超级医仙 唐寅在异界 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 捡漏 武炼巅峰 完美世界 重生之神级明星 太古龙象诀 战争天堂 无敌真寂寞 大道朝天 绝世药神 穹顶之上
经典收藏 重生福女在农家 畅游六零年代 画风清奇[快穿] 异界女医生 郡主请冷静 洪荒欢乐游 邪瞳 鬼医毒妾 天才神医宠妃 女配不想死(快穿)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十月蛇胎 前任遍仙界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宋记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万斛春 修仙带着作弊器 前女友黑化日常
最近更新 攻略极品 依灵修仙记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仙途遗祸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冥婚孕事 大魔王娇养指南 明夷于飞 血妖姬 极道魔尊 绝宠毒妃:魔帝,很傲娇 摘仙令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错嫁良缘 云傲九天 腹黑狂妃太凶猛 天才神医宠妃 极品飞仙 魔妃嫁到:蛇君的三世眷宠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关心则乱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txt下载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最新章节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